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府笔会 >> 信息详情

古苍梧文化的辉煌
来源/作者:未知 类别:广府笔会 发布时间:2013-04-12 点击:1398

苍梧原是百越民族一个大部落的族称,后以区域名称延用下来,称为古苍梧。苍梧的地名可追溯到虞舜时期的公元前21世纪。《战国策•楚策》曰:“楚南有洞庭、苍梧。”《汉书音义》曰:“苍梧越中王,自命为秦王。”可见,历史上苍梧早已有之。 

      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定南越国正式设苍梧郡,辖有广信、猛陵、谢沫、高要、端溪、临贺、冯乘、富川、封阳和荔浦等十县。《汉书》卷28记载:“苍梧郡,武帝元鼎六年开,莽曰新广,属交州,有漓水关。”漓水关即今梧州西面桂江入口处。郦道元《水经注》也记载:“漓水又南至广信县入郁水。”

      梧州即处在西江、郁水、漓水三江交汇之处。广信作为苍梧郡治所达700年之久。其中,作为交趾刺史部,交州首府又有300年的历史,统领着岭南的南海、苍梧等九郡,即包括整个岭南和今越南北方的大片地区,一度是西江流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史料证实,汉代广信包括今日梧州。

      古苍梧文化,即关于历史上古苍梧时期虞舜开拓岭南实现中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结合及其名人辈出的文化现象,既包括中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结合,也保留有瓯骆文化的特质。古苍梧文化涵盖范围包括桂东、粤西和湘南三省繁华富庶之地,内涵丰富,沉积厚重又特色鲜明,影响深远,是西江文化、岭南文化的发祥地。

      舜帝文化:积极进取的开拓精神。在梧州的东南,有一座高高的白云山,山上现已开辟为白云山公园。从白云山顶的云峰亭往下看,只看见西江和桂江像黄绿两条玉带子缠绕着梧州城,整个城市浸润于一片翠绿之中。
在白云山麓深处,曾经有一座庙宇,里面供奉着一位距今4500多年前开创中原文化和岭南文化神圣结合的上古圣君,那就是远古五帝之一的舜帝。

      相传虞舜曾南巡苍梧安抚边民。据《史记》记载:“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
舜帝是华夏始祖五帝之一,姓姚,有虞氏,又名重华,黄帝的九世孙,历史上称舜帝,是中国父系氏族社会末期部落首领。舜自小信守孝道,得到四方部落推荐为尧帝的接班人。

       舜帝为了安边富民,每隔五年到四方巡狩一次,曾经先后数次到了岭南,把中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带到岭南,开始了中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神圣结合,直至去世。

      虞舜经过多方考察,选择治水有功的夏禹为接班人,禹最终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朝。

      虞舜先贤任能,禅而不传的行为深受后人称道。司马迁在《史记》中评价舜帝为“天下明德,皆自虞帝起。”以尧舜为代表的禅让制历来被认为是统治秩序中“天下为公”的典范。

      舜帝南巡狩安抚边民,逝于苍梧,梧州(苍梧)人民为了纪念这位上古圣君,于唐大历四年(769年)始建舜帝庙来祭祀他。《梧州府志》记载:“虞帝庙在大云山麓锦鸡岩,久废。干隆三十五年(1770年)知府吴九龄重建于故址,春秋拜祭。”

      舜帝是历代仁人志士心目中完美君王形象的化身。

      唐代大诗人杜甫忧民伤时,面对危机四伏的政治局势,他在《与诸公登慈恩寺塔》一诗中写道:“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安史之乱后,面对满目疮痍,杜甫更是悲愤地写下“为谒苍梧庙,看云哭九疑”(《送苏四郎蹊知苍梧》)的诗句,表达了对能够救民于水火中的明君圣主的渴望。

      公元1097年,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儋州遇赦后经梧州去藤州找其弟苏辙时,曾作诗云:“九疑联锦属衡湘,苍梧独在天一方。孤城吹角烟树里,落日末落江苍茫。幽人拊枕坐叹息,我行忽至舜所藏。江边父老能说子,白发红颊如君长。”并写下一段文字以记之:《吾谪海南,子由雷州,被命即行,了不相知。至梧乃闻尚在藤也。旦夕当追及,作此诗以示之。》

      以上诗篇同时表明,苍梧很早以来就存有舜帝的陵庙,自古以来吸引了不少名人雅士前来拜祭。今天,梧州人民拟在白云山(大云山)重建舜帝庙,以纪念舜帝在促进中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神圣结合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舜帝是第一位开拓岭南并把中原文化带到岭南的上古圣君。舜帝积极进取的开拓精神及其天下为公的伟岸胸怀,以及舜帝以德治国、追求国家大一统的抱负,选贤任能、清明公正的美德已成为古苍梧乃至中华民族数千年人文精神的典范。

      龙母文化:利泽天下的奉献精神

      梧州龙母庙座落在离西江不远处桂江岸边的一座山坡上,依山傍水,为北宋初期建筑。在老百姓眼里,龙母是他们的保护神,可以保佑他们免受洪涝灾害。在龙母庙这个圣洁的地方,人们一方面祈求风调雨顺,祈福平安,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对“利泽天下”的西江古代氏族首领龙母的深切缅怀。

      龙母的故事在西江流域家喻户晓。龙母娘娘,温氏,战国时代人,西江苍梧氏族首领。父天瑞,梧州藤县人,娶广东悦城女子为妻。

     龙母自小生性聪明,乐于助人,长大后成为西江部落首领。一天,龙母在溪边拾得一卵,里面生出五条小龙,经龙母细心养护,长大后放归大海。后来,龙母在五小龙的相助之下,带领人民抗洪治水,让老百姓过上风调雨顺的日子。

     龙母名德彰隆,秦始皇封其为秦龙母,以示尊宠。秦后历代又屡加封号,汉高祖封其为程溪夫人,唐封永安夫人,宋封永济夫人,明封显德龙母娘娘,清又有数次加封。

      梧州龙母庙建于北宋咸平年间,是一座千年古建筑,历代香火旺盛。尤其在龙母诞辰日(农历五月初五)那一天,真可谓人山人海,其中有不少来自港、澳、台以及境外的游客。

      据史书记载,历史上梧州曾经建有开皇寺、龙母庙、城隍庙等十多座庙宇,大多毁于战火,唯独龙母庙虽历尽沧桑而风物依旧。西江流域比较大的龙母庙还有广东悦城龙母庙和藤县龙母庙等。

      西江经常有洪水肆虐成灾,人们为了求得风调雨顺,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上,寄托在水中或与水有密切关系的某种神灵的崇拜上。龙母与妈祖一样,是人们崇拜的水神。龙母崇拜在西江流域及港、澳地区至今有着广泛的影响。

      龙母文化是中华龙文化在西江流域的体现。梧州龙文化的遗存不少,以龙冠名的地名即有系龙洲、龙圩镇、锁龙桥、龙船冲、龙骨冲、龙华、龙平、龙新等;梧州冠以龙的商标和企业也很多,着名的有龙山酒厂、舞龙火柴、龙珠凉茶等。
 
     龙母是古代先民原始宗教图腾崇拜的产物,把利泽天下的西江古苍梧氏族首领升格为神,遥远的精神天国一下子落到了人间,起到了实实在在保护苍生的作用。龙母文化是源远流长的西江文化的精华所在,是仁慈、博爱、“利泽天下”的奉献精神的真情抒写,是开发西江、改造自然、造福百姓的赞歌。

     名人文化:教化育人的传承精神
     处于西江中游三江交汇处的苍梧,因吸呐了三江的灵气,自古以来人杰地灵。这里有经学家“三陈”(陈钦、陈元、陈坚卿),尚书郎上燮及其家族等,他们是儒家文化在岭南的第一批自觉的传播者。当时,有不少学者曾到苍梧讲学,有“经学远在苍梧”之说。

     陈钦,苍梧广信人,汉代杰出经学家,也是岭南最早研习经学的学者,着有《陈氏春秋》。陈元,陈钦之子,潜心研习《左传》,被汉光武帝诏立为《左传》博士榜首,着有《左氏异同》。陈坚卿,陈元之子,以“文学”知名。陈钦、陈元、陈坚卿祖孙三代作为古经文学家的代表人物,以治《春秋》、《易经》闻名,在苍梧讲授儒家经典思想,故有“三陈”之称。

     尚书郎士燮(字威彦),苍梧郡人,曾任交趾(苍梧)太守总督七郡,积极倡导传播儒家思想并着有《春秋经注》、《公羊传注》、《谷梁传注》等。其弟士壹,士黄有,士武分别为合浦、九真和南海太守。兄弟四人被称为“四士”。苍梧县京南乡有士燮故居遗址,虽然遗址已不复存在,但桂江山崖上的“汉士威彦先生故里”石刻仍存留完好。石刻附近还建有尚书庙和尚书学堂,可惜尚书庙在文化革命中被烧毁。

     东汉末年,印度佛教开始从海外经合浦传入苍梧并得以向西江流域及内地发展。牟子,从中原迁交州后任交趾(苍梧)太守,汉末佛学家,潜心钻研老子和佛学,是岭南最早研究佛学的人。牟子针对一些人开始对佛学存有的疑虑,用问答的形式着有《理惑论》,这是中国最早的佛教专着之一,并被译成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牟子在把佛教思想本土化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

     苍梧人杰地灵,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历史上曾吸引了一批旅梧文化名人到该地驻足,或任职、讲学和旅游,如赵光、宋之问、元结、鉴真、苏东坡、秦少游、李纲等,他们的到来,为古郡增添了人文光彩,同时,也进一步丰富了古苍梧文化的内涵。

     公元前111年,赵陀称南越武帝,封赵光为苍梧王并建王城,苍梧王城建在摩天岭,遗址在今梧州市东中路、东正路一带。

     唐天宝八年(749年),鉴真率众僧徒及日本来唐留学人员荣睿、普照等人到梧州,受到光孝寺僧人的热烈欢迎。唐代着名诗人、散文家元结,曾任容州刺史。元结将梧州东门发现的清泉曰冰井,并在井侧建冰井寺,写有《冰泉铭》,文曰:“火山无火,冰井无冰,惟波清泉,甘寒可凝。铸金磨石,篆刻此铭,置之泉上,彰厥后生。”以极其凝练的语言,把火山、冰泉和甘泉的特点写出来了,具有丰富的审美内涵。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晚年被贬海南,当他从海南遇赦北归途经梧州时,看见鸳鸯江的奇观,不禁脱口吟出“浔桂江流好放棹,鸳鸯秀水世无双”描绘梧州美景的千古绝唱。苏东坡在梧期间,还曾经去拜祭舜帝庙,并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篇。

     苍梧名人辈出,其重教思想影响了整个岭南学风,并孕育了两广状元17人。据史书记载,从宋代陈坦然中进士以来,到清光绪期间,苍梧共有40人中进士。北宋“三元及第”的冯京,祖籍宜州,后移居藤州,28岁时连中三元(解元、会元、状元),曾官江宁、开封、太原三府知事,授翰林学士。今藤县有“三元亭”和冯京父亲墓,现存有“冯京事略”碑和“积原流光”碑。

     在西江奇山秀水的滋养下,苍梧圣贤名人辈出,苍梧文化薪火相传,后继有人,这也正是古苍梧文化传承千载并发扬光大的重要原因。

     古广信文化:兼收并蓄的包容精神

     广信是古苍梧的郡治所在地,是岭南和珠江流域开发最早的地区,自秦皇汉武以后,广信便始终展现出博大的胸襟气度和超强的吸纳融合能力,正是这种兼收并蓄的包容精神,最终铸就了古广信文化的历史辉煌。

     广信还是两广之“广”所在地。两广以广信为分界,广信之东谓广东,广信之西谓广西。从东汉建安十六年(211年)起,将交州治所从苍梧(梧州)迁到番禺(广州市)以后,才有广州的崛起。这一史实充分说明了岭南文化、珠江文化是从西江中游开始,向西江下游辐射拓展的。

     古苍梧(广信)地区是岭南文化、珠江文化的发祥地,同时也是粤语的发源地。
 
     有专家学者经考察研究后指出,粤语并不起源于古粤地,而是汉族移民从中原带来的产物。叶国全、罗康宁教授在《粤语源流考》中强调指出:“粤语虽以‘粤’命名,却跟古‘百粤’的语音没有亲缘关系。它不是古粤地的土产,而是汉族移民从中原带来的。”粤语有九声九调,是中原汉语和岭南土语(古壮语)融合、重组,是保留古汉语成分最多的一种方言。

     现代粤语和壮语有不少相同的语法(和相互借用的词汇),而与汉语语法(和词汇)相去甚远的现象。如粤语“水大”、“菜干”、“人客”、“鸡公”、“鱼生”等,将形容词放在名词之后(类似的还有副词在动词之后、序数词在名词之后)作修饰成分的语法结构,在现代壮语中普遍存在。粤语与壮语使用的地名词头或词尾很多也是相同的,常见的有邢、罗、都、思、古、谭、良、布、博、六、浦、布、洞等,这些词只能用壮语才能解释其义。因此,学者陈乃良在《粤语开成于广信一带》一文中指出“粤语由汉族移民从中原带入,形成于西江中部,沿西江向东扩展,逐渐成为西江流域至珠江三角洲一带的通行语言。”

     秦始皇凿通灵渠,征服岭南以后,50万大军大多留在岭南,以后又有1.5万青年女子和大批移民从中原经桂江、贺江到西江流域各地繁衍生息,他们给岭南地区带来了先进的中原文化同时,也与当地土着民族渐渐融合,一道成为了苍梧地区的主人。

     历史上较大的民族迁移还有东汉三国时期、魏晋南北朝时期,汉人为避兵火,大批南下,在相对安定的苍梧地区定居下来,并形成崭新的民族结构。

     民族的迁徙融合带来了文化和道德思想等的交融,古苍梧经历了民族融合的洗礼后,全方位广泛地吸收中原文化,并一度成为珠江流域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加之母亲河西江与大海是相通的,不断地接受海外文化的影响,使古广信文化具备了宽广、博大、融通的特性。

     苍梧(广信)是粤语的发源地,人们不难发现,梧州人与说粤语的广东人一样,有吃粥、喝汤和饮茶的习俗。梧州人喜欢喝粥,艇仔粥、牛杂粥、猪红粥、明火白粥等应有尽有。梧州人也很喜欢喝汤,鱼头汤、骨头汤、莲藕汤、西洋鸭汤等各具风味。梧州的茶市很旺,苍梧“六堡茶”远近闻名。梧州的饮食文化反映出西江人浓郁的生活情趣。
 
      兼收并蓄的包容精神也表现在两广人深厚的商品意识之上。商业文明有别于农耕文明。在这里,动与静、开放进取与封闭保守、人口迁移与民族融合,不同思想文化在同一个地区对接、碰撞、交融、消长,在成就了虚怀若谷、不断进取的地域精神的同时,这种非主流的包容精神,最终形成了有别于中原正统文化的古苍梧(广信)文化,一种反映出重商意识浓厚和商贸交往发达事实的文化。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人们看到,发端于西江中部古苍梧(广信)的粤语及其源远流长的西江文化、珠江文化,正逐步从涓涓溪流汇成汹涌大潮,奔向大海、走向世界。

     丝路对接文化:交流融合的开放精神

     古苍梧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江山形胜,物产富有,不仅引来舜帝南巡狩,开创了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交融的先河,也催生出了西江龙母水神信仰,哺育出一大批圣贤豪杰。而且,由于西江所起的作用,苍梧还是我国古代海陆丝绸之路相交汇的重要枢纽地。

     当年秦始皇派出50万大军进军岭南,在广西走的主要是两条通道,一条是新开辟的灵渠桂江通道,另一条是潇贺古通。战争结束后,到汉代,这两条古道便成为了中原和岭南经济文化交往的主要通道,继而发展成为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通道。《汉书》卷28记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可见,在汉代已有通过北部湾与海外进行贸易往来的记载。在此通道中,苍梧担负着重要的交通枢纽作用。

     苍梧之所以成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交通枢纽,原因在于处于西江中部与桂江相交汇的苍梧恰位于岭南的中心,是连接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枢纽,从中原来的货物商船经苍梧往东可直达番禺,往西可达西瓯、夜郎等国,转北流江、南流江可达南面的合浦港出海。
 
     潇贺古道是连接潇水与贺江的一段陆上通道,古道宽约12米,路面呈拱型,上面有一层用青石板砌成的基石,大多数路段可明显看见两侧很深的车辙印。灵渠桂江通道是中原通向岭南的又一条通道。1978年在桂江昭平县出土的铜人吊灯,属一级文物,只见高鼻子的胡佣人双膝跪地,双手捧着灯油托盘。显然,胡佣铜人吊灯的出土,表明了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的苍梧中外商贸及文化交流频繁的事实。同时,胡佣铜人向汉人下跪、朝拜,也反映出了当时中国在世界上的强盛及在文化经贸往来中的主导地位。

       历史上,历代朝廷多次对桂江、西江进行疏竣、维修。在桂江铜盆峡处的西岸峭壁上,曾经有一块“百蛮遵道”石刻,每个字足足有1米见方大小,这是明朝万历13年间(公元1585年),由府江道副使韩绍所题,该题字显示了历代统治者对灵渠桂江通道在开发岭南中的重要作用的认识。

       史料证实,佛教从海外传入中国的道通,一条是起自长安的陆上丝绸之路,另一条是发于北部湾的海上丝绸之路。东汉到隋唐时期,佛教从合浦传入,经西江到苍梧,并沿桂江传入中原,这和记载中广西最早的寺庙如合浦灵觉寺、苍梧开皇寺、平乐龙兴寺和桂林万寿寺等寺院的兴建年代是完全吻合的,这也是苍梧作为海陆丝绸之路相对接的又一个有力证据。

       古苍梧横贯东西、纵通南北,作为中国最早敞开胸怀、对外开放的地区,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担负着海陆丝绸之路相交汇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的重要作用,也使得古苍梧文化虽历尽沧桑,却依然展现勃勃生机。

       结束语

       最近,珠江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山大学黄伟宗教授明确指出:“梧州是古广信所在地,是岭南文化发祥地,是古苍梧文化的中心地。早在秦代,中原文化从此进入岭南,与土着文化、海外文化结合,梧州是中原文化、土着文化、海外文化的交汇地。”

       鸦片战争以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英帝国主义据不平等的《中英滇缅续约》附款专条开辟梧州为通商口岸,至此,梧州对外交往更加频繁。梧州作为西江往来香港、澳门的水上门户,商家林立,市井繁荣,解放前一直是广西对外贸易的主要口岸,是广西财政收入的主要支柱,有“小香港”之称。包容开放的胸襟气度造就了许多属于梧州(苍梧)的广西之最,如最早的陶瓷业重要产地、铁器作坊、铸钱作坊,最早的机动客船、海关、通商口岸,最早的中山纪念堂,最早的共产党支部――中共广西特委,最早的大学――广西大学,最早的一批工厂企业以及最大的对外贸易口岸等。

       梧州(苍梧)既有沉甸甸的历史文化积淀,敢为天下先的开拓创新,也有小家碧玉的精致,以及小桥流水的清秀。梧州(苍梧)就是这样: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又历尽沧桑;接受中原文化最早、开发最早又交通相对滞后;是岭南文化、珠江文化和粤语的发源地又鲜为人知。历史上,古苍梧曾经创造出灿烂辉煌的文化。今天,在改革开放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机遇中,更应该充分发挥三省区乃至整个大西南的黄金通道作用。人们相信,随着开展泛珠三角区域的合作和发展,梧州(苍梧)必将再创辉煌。

       潮起潮落,沧桑巨变,抚今思昔,感慨万千。古朴、凝重的梧州(苍梧)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崭新的岭南骑楼城正展现在世人面前,一座座现代化的桥梁把三江交汇的市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还有璀璨的宝石城、宏伟的防洪大堤和大坝主体工程今已完成并开始发供电的长洲水力枢纽等。
见证了梧州沧桑的有:不废的天地山河、古老的历史文化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