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府笔会 >> 信息详情

广府传统建筑的再现
来源/作者:佛山社科理论网 类别:广府笔会 发布时间:2013-04-12 点击:1190
一、广州大学城博物馆建筑群的概况
     广州大学城博物馆坐落于小谷围岛最南端的练溪古村落中,掩映于广州大学城南隅。占地总面积16.5公顷,规划建设80多栋建筑,其中保留村内现存的霍氏大宗祠等历史建筑以及迁移岛区拆迁的文物建筑共16处,招商建筑共35栋。承接着大学城将自然环境与人文景观相结合的建设思路,通过保留原有的古建筑和增加新建筑之间的融合,整合了村落的传统肌理和格局,恢复了传统空间,并引进新的生活内容和社会功能,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具有典型岭南传统建筑群落。在以新式、现代建筑群为主调的大学城当中,突兀而起,给人以耳目一新,眼前一亮的感觉,成为充满浓郁学术氛围的大学城之中的另一条别具一格的风景线。既为学生提供一个寓学于乐的场所,也丰富了古城广州的人文意蕴。
                        
     二、广州大学城博物馆的地域性特征
     任何建筑物都是在一定的地点建造起来的,每个地点都有它的具体地形、周围环境和具体气候特征,建筑物是不能离开这些具体气候、地形、地貌等特征去做设计的。正如黑格尔所说的,“要使建筑结构适合于环境,要注意气候,地位和四周的自然风光,在结合目的来考虑的一切因素中,创造出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整体,这就是建筑的普遍课题,建筑师的才智就是要在这个可提到完满解决上体现。”[1]因此本文试从气候、环境、材质、装饰、人文五个方面来探讨地域性特征。
      2.1  通风隔热的气候适应性
      气候特点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建筑的差异,是形成建筑的地方特色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广州地处南亚热带,属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海洋气候,其气候主要特点是炎热、潮湿、多台风,因此遮阳、通风、隔热、防雨、抗台风成为广州建筑应考虑的重点。因此近代广州建筑表现出开敞的平面与空间布局、通透的空间组合及建筑绿化等等特征。
      考虑到遮阳通风的要求,建筑平面布局中要充分考虑建筑的朝向,以便避免过多的阳光辐射。同时,采用一些建筑手法使建筑获得良好的自然通风条件。广州大学城博物馆建筑群将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如图2所示,以“梳式”(亦称“耙齿式”)布局为主,建筑南北排列成行,分别留出具有交通和防火的实效性的“火巷”。这种布局建筑的朝向、采光、通风良好,不同于北方为了获得更多的日照而形成松散的布局。陆元鼎教授曾经提出:“梳式系统布局的村落虽然密度高、间距小、每家又有围墙,独立成户,封闭性 很强,但因户内天井小院起着空间组织作用,故具有外封闭、内开敞的明显特色。同时,这种布局通风良好,用地紧凑,很适应南方的地理气候条件,成为我国南方的一种独特的村落布局系统。”[2]为了解决自然通风不理想的问题,就在其东侧或东西两侧增设了南北向的巷道,形成冷巷。一方面,它利用热压通风的原理,起到降温的作用。另一方面,由于建筑物之间互相毗邻,在台风来临时,可增加抗风力。此外,为了解决闷热多雨的问题,通透的空间组合尤为重要,它既包括室内外空间过渡和结合的敞廊、敞窗、敞门以及敞厅等,也包括建筑檐部遮阳遮雨。在博物馆建筑群中,窗户较多,既有利于采光,也有利于通风。同时,较多采用敞廊的设计手法。在建筑物周围保留或种植乔木、灌木和花草,以优化建筑生态环境。广州的雨量充沛,全年气候较为温暖,适合大量植物生长。同时天气炎热,人们倾向于栽种植物。无论是屋前屋后、阳台、屋顶,都离不开绿化。它们在遮阳的同时,营造了一个冷源,以利室内通风散热。常见的处理手法是在空地砌筑花基,即砖砌矮墙,墙顶摆设盆栽绿化。利用阴影遮挡太阳,减少地面对太阳辐射热的吸收。此外,绿化对建筑起着映衬作用,调节了视觉,光影、树影、风雨声、花香……无不给人美的遐想,丰富了空间层次和时序变化,使空间充满诗情画意。
 
      2.2    顺应环境的地理适应性
     在地理方面表现出来的建筑特色也是建筑风格特色的一个标志和表现所在,这也是南北建筑不同的设计手法形成的重要原因。首先要求结合地形地势来考虑建筑的布局和造型,其次与周边环境相协调。
结合地形、地貌、地段、地势等考虑建筑的布局和造型。广州大学城博物馆南临珠江,东穿大学城中轴线,北靠外环路,总体呈现“两山夹一水”的格局。一条练溪穿村而过,带动起这座水岸小村的灵气,表现出广府建筑的“水文化”情节。水是重要的建筑环境要素,水蒸发带走热量,可用于降温;水可以增加空气温度;水是一种良好的蓄热材料,它的蓄热能力是空气的400倍。同时,在儒家文化的“水之比德”说影响下,水受到人们的喜爱。孔子曾说过“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堆山开池不仅出于对自然之美的再现,也代表对美德和智慧的向往。在博物馆内,有广府特色的假山流水,临水建筑、沿河建筑、跨水建筑和建筑延伸水面的做法随处可见。广州以水为贵,无水便失却了灵气,水让所有建筑和建筑小品得以鲜活、饱满与多彩起来,同绿荫、曲径、冷巷、围廊浑然一体,风生水起,整座村的导风系统是这么贯通,无疑是适应了南方溽热、多雨、潮湿的气候。                                            
      为了与村内的古建筑相互协调,新建的房屋统一采用与传统广府建筑同色的墙体,类似的屋顶。大量选用原有或本土的建筑形式、材料和工艺并适当融入现代特色,体现了历史的延续与发展;与周围环境中的其他建筑群、自然景观互相协调、借用,衬托造成的建筑与环境的整体美。因此,博物馆是完全意义上的传统岭南建筑。传统巷道空间界面完整,巷道肌理特征清晰,空间形态变化丰富。使新、旧建筑融为一体,实现了建筑的可持续发展。正如荷兰建筑师维尔•阿雷兹说过,“我们希望我们的建筑能与周围的建筑协调一致,同时保持灵活性并给未来的变化留有余地。”
       2.3质朴自然的材质
     材质是地方建筑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在长期的建筑实践中,倾向于运用身边的建筑材料,并不断加以改进。广府建筑一般采用“自然化”水磨清砖,水磨清砖对太阳直射辐射吸收较多,反射光亮度并不刺眼,给人一种安宁感。完全适应同时古趣盎然,它们朴素的砖墙历经百年沧桑,时至今日仍如清水般质朴又如镜而般光滑,无论色彩还是质感,均与岭南独特的自然环境保持天然的亲和性。广州沿海,蚝壳取材方便,随着蚝壳墙和贝灰在近代广州建筑中的广泛应用,既节约资源,变废为宝,又节约能源。近代广州建筑一般在蚝壳墙内表面抺灰找平,或在内表面砌青砖墙,形成组合墙。[3]不平整的蚝壳像遮阳百页,在阳光照射下,外墙面呈现大片蚝壳阴影 ,既有遮阳热效又韵味无穷。同时因其含有不流行空气而导热系统很低,有利于墙结构隔热。在一片青灰墙体中,蚝壳砌成的白墙格外醒目。
     2.4 精雕彩绘的装饰
     装饰装修作为建筑艺术的表现,也表现出地域性的特征,即装饰的部位、类型和题材因地而异。
     广府建筑的重点装饰部位在醒目处,如大门、屋顶、山墙、屋檐等等,博物馆建筑群强调入门的端庄与气派,门面成为重点艺术处理部位。有凹凸廊和高台基,门簪和横楹联也是精心雕凿。广府雕塑类型丰富多彩,有木雕、石雕、砖雕、陶塑、灰塑等,木雕广泛应用在屏门、神龛、花檐、花栏、脚门、花窗、梁架等处,均是用名贵木材所雕刻,增添了古色古香的意蕴。形式多样且内容丰富,而且多为贴金,风格为高浮雕,生动逼真。如图6所示,该祠堂的贴金木雕横楹联和木雕花檐板,达到了富丽堂皇、金光灿烂的效果。花檐板又称花板或封檐板,是保护檩条端部免受日晒雨淋的建筑构件,在表面贴上金箔的便称为金木雕花檐板,一般有浮雕和通雕两种雕刻技法。屋脊是装饰的重点,岭南传统民居会用彩色装饰屋顶。如图7,屋脊的雕刻通透轻巧,一个个翘角,使人浮想联翩。石柱上的石狮雕刻和灰塑,富有岭南特色。同时,屋檐、墙面上的色彩绚丽、栩栩如生的彩绘,如图8、9所示,内容有花鸟虫鱼、风土人情、岭南佳果、历史典故等,无不给人以美的享受。
     具有岭南特色的起伏的锅耳山墙伸出屋面,为了加强轮廓,常施黑色边条线饰,其间画白色卷草点缀,颇醒目清新。有的夸张飘逸,有的庄重朴实,有的层层叠叠,有的行云流水,给人以强烈的吸引力,与青灰色的墙面形成鲜明对比,变幻了方整平面的立体空间礼堂。产生了各种富于寓意的装饰美。另外,古代广东人崇蛇,蛇为龙的基本躯体,因此广府人套用夔龙纹,也象征着神圣与威严。夔龙纹经过简化很像回纹,这种纹饰左右曲折,形体比较自由,不但用在屋脊上,而且还用作梁架,成为这一地区富有特色的一种装饰纹样。总之,适宜的装饰风格散发着一种自然淡雅的美。
     
 
   2.5 雅俗共赏的务实性
    “建筑作为一种人为产品,是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和生活而创造的环境,它的风格必然渗透着当时、当地的文化特征。建筑形成不过是这种文化特征在建筑领域中外化了的表现”。[4]博物馆建筑群体现出广府人雅俗共赏的务实的特性。壁画的题材既有梅兰竹图,讲学图,也有三羊开泰图、福鹿(禄)寿图样(图7 入口处)。在水塘中央,一座水榭戏台静静地等待着社戏开锣。         
     三、关于广府传统建筑发展的思考
     如今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传统建筑受到前所未有的毁灭和改造,被越来越多的千篇一律的“石屎森林”所取代,而导致广府建筑特色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建筑是不同地域社会、经济、艺术、哲学、历史等要素的综合体,理应具有鲜明的时空和地域特征——这是不同地域生活方式和传统文化在建筑中的必然反映。[4]大学城博物馆具有鲜明的地域性特征。它整合了村落的传统肌理和格局,恢复了传统空间,将新、旧建筑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使传统广府建筑文化得到很好地传承和发展。比起当今某些名胜古迹盲目拆迁古建,漠视当地的气候、地理和人文情况而修建所谓的“气派”建筑,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这无疑对当今的古建修复和扩建实践活动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正如钟训正所说的,“尊重传统,但形式上不重复,要使建筑与周边环境有一定气质上的连贯性,又不失时代性。”本文抛砖引玉,以期深化广府传统建筑的认识,加大其保护力度。
 
 
参考文献:
1.  唐孝祥. 近代岭南建筑美学研究.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年
2. 司徒尚纪. 广东文化地理——前言.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
3.谭元亨. 岭南文化艺术.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4年。
4.唐孝祥.美学基础.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6年。
5.谭元亨.广府海韵,珠江文化与海上丝绸之路. 广东旅游出版社,2001年。
6.张子龙、邱志勇. 广州大学城民俗博物村, 城市建筑, 2006(12)。
7.http://www.mjyj.net/minju-4-2.html
8.http://gz.dayoo.com/gb/content/2005-12/14/content_2339146.htm
 
 
注释:
[1](德)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上册,朱光潜译,商务印刷馆,1979年,第63页。
[2] 陆元鼎,魏彦钧. 《广东民居》.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0年,第23页。
[3] 汤国华. 岭南温热气候与传统建筑.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年,第86页。
[4]徐千里. 重建全球化语境下的地域性建筑文化. 城市建筑 2007(6), 第10页。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