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府笔会 >> 信息详情

广府漫画文化与社会变革
来源/作者:广府文化研究基地网 类别:广府笔会 发布时间:2013-04-12 点击:2372

广东自古称南蛮之地,文化开发逊于中原,但它最早与外国通商和文化交流,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作为广东的主要地区广府,最靠近沿海,外国人来粤经商、传教、传入西洋画法,对广府书画的发展、变革起促进作用。漫画这个从绘画演变出来的画种,也较早在广府孕育和发展。
    尤其重要的是:广府在中国近代史上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从鸦片战争打响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第一炮,到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运动,康梁维新变法,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直至改革开放,都发韧于广府。
在这些重大事件中,漫画应运而生,所谓“口诛笔伐”,不限于文章,漫画也是有力武器;以嬉笑怒骂、祛邪激浊见长的漫画,尤其受到人们欢迎。
    广府漫画文化对促进社会变革作出重大贡献,值得大书特书。
一、发源早远的广府漫画
    以反映思想意识为主,以幽默、讽刺为艺术特色,以变形、夸张为表现手法,本质上具有挑战性、反叛性的漫画,虽与中国传统文化、封建观念格格不入,但在中国美术史上,仍出现过不少接近漫画或符合漫画特点的绘画作品,广府尤其突出,从公元前214年的南越国至清代的两千多年中,可以找到不少具有漫画特点的艺术品。
    广州市象冈出土的南越王赵佗之孙赵昧的墓,其中彩绘木俑,其造型滑稽有趣,拙朴幽默,颇具“漫雕”风格,属于漫画的前身。
近年,在广州出土的南越公署遗址,发现大量唐宋时期的鬼面瓦,形态各异的鬼面造型,其实是借鬼来揶揄人间百态,可称得上“漫塑”,也是漫画前身。
    我国古来四大名镇之一的佛山,所属石湾,一千多年来以出产陶瓷闻名于世,其中尤以“石湾公仔”驰名,许多“公仔”造型非常漫画化,可见广府早有“漫塑”一类的作品。
    佛教的传入,对漫画也产生过影响,清乾隆时,广东有人以佛教理论写成《劝世文》,配以多幅鬼卒抛罪魂上刀山、下油锅的图画,借阴森可怖的“鬼世界”影射人间种种惨事,可以说接近漫画了。
    到了清代,封建统治日趋腐败,特别是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入侵,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日趋激烈,变革之声四起,广东画坛出现革新派代表人物苏六朋、苏仁山、李魁、郑绩等,他们的作品以讽刺为目的,具有强烈的漫画特点。
二苏同是顺德人。苏六朋(1779—1862)于咸丰四年(1854)创作《吸毒图》,把吸鸦片之徒的丑态刻画得淋漓尽致,很有漫画手法。又如一幅《通宝图》,画一枚大铜钱,下方密密麻麻百来个各色人等,包括僧尼儒道,各级“官家人”,你挤我拥往铜钱孔洞里钻,配上粤语讽刺词:“肆字孔方兄,老儿翁,少年童,九流三教凭它弄,公门不公,空门不空,此中便是神仙洞。臭黄铜,香透鼻孔,心黑眼睛红;害成痛,气成疯,外边难进中。工、工、少些廉耻,多些难通,冬要烘烘、春要用;好财东,经营万种,闷煞丁头虫”,真是一幅图文并茂的漫画。
    苏仁山(1814—1849)七、八岁能画,因两次科举落第,对科举深恶痛绝,常题诗作画讽刺腐儒,还敢骂皇帝,如一幅画上题上“乾隆好搭截题……,此生民所恨”等句。他一生画作大部分流露对现实的不满,对世俗的揶揄,既有漫画味,又有漫画功能。
近代著名画家黄般若评伦二苏“另创了趣味特殊,可称得为‘中国风的漫画’”。(注一)
总之,广府漫画源远流长,在广府文化中早已扎下深深的根,对丑恶现象有一定揭露,有利于社会变革。
二、民主革命催生现代漫画,现代漫画促进民主革命
    但漫画我国长期未成为独立的画种,只散见于文人应酬当中,且都采取传统绘画章法,比较写实,缺少大夸度变形、夸张。随着广东率先与海外交往,西学东渐,西方现代漫画逐步传入广东。1940年鸦片战争割让香港给英国后,1841年英国伦敦创办的漫画杂志《笨拙》(Punch ot London charivari),通过通商从香港流入广东沿海一些城镇;1867年,香港有人模仿《笨拙》,创办《中国笨拙》(The china Punch),首先流入广东,以其现代漫画艺术形式、构思方法和技法,对广府美术界产生深远影响。
    1898年,广东开平人,兴中会革命志士谢瓒泰(1872—1937)在香港创作了漫画《时局全图》,又名《时局图》,后来还配上粤讴。画上一幅中国地图,一群猛兽——北极熊(代表沙俄)、长发怪物(代表日本)、狮子(代表英国)、秃鹰(代表美国)、癞蛤蟆(代表法国)、或扑向中国,或蹂躏中国大地,而腐败的清朝官员员却毫不在意,依然饮酒作乐,置国家危亡于不顾,何等令人痛心疾首!这幅具备现代漫画全部特点的绘画,被誉为“中国现代漫画第一图”,开创了中国漫画史的新纪元。
    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始于广东。1905年,同盟会员潘达微(1890—1929),何剑士(1877—1915),根据孙中山的嘱咐,在广州创办了我国第一份现代漫画杂志《时事画报》。这年9月,潘达微在广州西关术善堂举行的茶话会上阐明《时事画报》的宗旨是:“以革命思想入画”,又强调:“时值反美拒约风潮(注二)正剧之时,犯颜者有死亡之忧,而报社同仁,不仅为文为诗,且以时事画为武器,高呼于五岭以南,独伸正义于天下,而冀同胞早觉醒。”这里,“时事画”即指漫画,当时还未有“漫画”一词,或叫讽画、谐画、寓言画、滑稽画,但已完全采用现代漫画的构思和夸张变形手法。《时事画报》发表了大量抨击帝国主义侵略、讽刺封建制度的“时事画”,率先引进和传播现代漫画,揭开了中国美术史和广府文化史新的一页。
    潘达微很注意从小培养漫画人才。他在《时事画报》上开辟了一个《少儿滑稽习画帖》专栏,介绍漫画技法、立意、构图、着墨等,深入浅出,具有高度艺术概括,可以说是我国第一部现代漫画教材。
    潘达微还首先用漫画设计商业广告。由于得到著名民族资本家梁培基的支持,1905年《时事画报》创刊号上就登出梁培基“发冷丸”的漫画广告,比上海李叔同在《为平洋报》上登载的美术广告,还早了五年。
    《时事画报》以漫画为民主革命大造舆论,成为同盟会在广东的喉舌。1906年3月因发表《官场的美人图》,讽刺清朝官场利用女色买官卖官,广东藩司大怒,下令查封该报,后经潘达微的世交、两广清乡督办江孔殷(清末翰林)疏通,以罚款100元了事。1908年,黄兴发动钦廉与云南河口起义失败,《时事画报》发表潘达微的《宋江夜题反诗图》,遭清政府查封。1909年潘达微逃到香港,继续出版《时事画报》。当时清政府正在大力建立新军,以此作为续命丹。潘达微即利用《时事画报》对新军进行策反,每期偷运输入新军的画报达3000份,终于1909年底爆发新军起义。潘达微又在《时事画报》发表《新军变乱》漫画12幅,清政府大怒,两广总督一天发出七个照会给香港政府,要求勒令《时事画报》停刊。该报被迫于同年底停刊,直至辛亥革命推翻满清,才回到广州复刊。
总的,我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对现代漫画在广州的兴起产生催生作用,现代漫画反过来又促进了民主革命。潘达微等人为广府文化注入了新的血液,谱写广府历史的新篇章,功不可殁。
    潘达微、何剑士本身是漫画家,又是革命家、社会活动家、有强烈的历史使用感和社会责任感;他们创立的为国为民、扶正祛邪、激浊扬清的优良传统,不仅对广东,甚至影响近百年来中国的漫画事业。
    漫画借助报刊大显身手,报刊借助漫画使美术与时事紧密结合,从而扩大了新闻媒体的影响,推动社会进步,也是从潘达微等人开始,亦是全国首创。
三、大革命时期诞生工农漫画
    民国之初,广东一度被桂系军阀割据和残酷统治,漫坛万马齐瘖,但仍有少数漫画家苦撑。1912年岭南派画家高奇峰创办《真相》画报,发表过一些针砭时弊的漫画。1918年,郑苌应香港梁国英药局之邀,创作《人间百相图》漫画190余幅,于1920年汇编成集更名为《人鉴》,对社会弊病一一列举,进行讽剌。
    及至1920年,孙中山荡平桂系军阀,在广东组成护法政府,并为中国共产党在广东开展革命活动及国共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广府漫画也出现重大转折。1921年夏,广州建立共产党组织,创办第一份工人运动刊物《劳动报》(周刊),每期都以漫画为封面,创刊号封首画一个高大的工人,挥首铁锹,四周烟雾迷漫,仿佛一个万恶旧世界即将被劳动大众砸碎(注五)。1925年7月开始的省港大罢工中,“香港大罢工委员会”出版《罢工画报》、《工人之路》两份刊物,发表大量漫画,揭露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罪行。广州出版的《光明》杂志(后改为《妇女生活》)是蔡畅、邓颖超、区梦觉等人领导的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的会刊,也登载了不少漫画,呼吁女同胞冲破枷锁,投入战斗。(注六)
    这期间,毛泽东同志非常重视漫画的宣传作用。1926年他在主持第6届农民运动讲习所时,作《宣传报告》说:“中国人不识字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图画宣传乃特别重要。”又说:“图画宣传,最能激动工农群众。”(注七)他特意在农讲所开设漫画课,并命名为“革命画课程”指定由黄焯华(即黄凤洲)主讲。
    毛泽东同志又亲自组织学员创作了一批“革命画”,贴到街头,或用石印印成传单散发。广东省农民协会主编的《犁头旬刊》、《农民画报》等刊物,都刊登了许多构图简单、思想鲜明的“革命画”,象匕首,刺向敌人,“成为发动群众的有力武器”(注八)。毛泽东同志主编的《农民问题丛刊》,也用了不少漫画。所有这些都为大革命注入强大动力。
    孙中山吸取国民党屡遭失败的教训,并接受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建议,于1924年在广州创办黄埔军校,培养新型军事干部,重视宣传,出版《革命画报》,大量发表包括漫画在内的美术作品。北伐开始,以黄埔军校师生为骨干成立国民革命军第一军,蒋介石任军长,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兼第一师党代表,他非常重视以漫画来宣传,鼓舞士气。1926年国民革命军政治部印行的漫画《民众的力量》,显示了工农商学兵各界团结、坚决打倒帝国主义的主题。漫画随军队推进,广为散发,力量无比,事实证明“北伐军的多次胜利是宣传的力量”。(注九)
总之广府漫画为大革命写下光辉的一页,成为全国典范。
四、粤语通俗漫画推动广府文化发展
    1927年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革命失败,处于白色恐怖下的广府漫画界,一片萧条。及至1929年陈济棠主粤,建立半独立的军事政权,与蒋介石的南京政权分庭抗礼。直至1937年的八个年头,人称“南天岁月”。陈为巩固自己的政权,重视经济、文化建设,尊孔读经;舆论控制相对不那么严,而社会风气糜烂,黄赌毒和封建迷信盛行,这都为漫画家提供了大量创作素材,粤语通俗漫画应运而生。
    1929年,叶因泉(1903—1969)在广州创办《半角漫画》,采用粤语,题材几乎都是从社会新闻而来,比较集中于小市民阶层、盲人卖唱者、店员、学生、妓女、午夜清粪工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低层人士的潦倒生活。他又创作长篇连环漫画《阿老大》。《半角漫画》成为广东早期的漫画摇篮,孕育了不少漫画家,连廖冰兄也承认“《半角漫画》对我后来从事漫画创作起过启蒙作用。”(注十)
    接着广州人李凡夫(1906—1967),这位赤社成员、原与叶因泉合作,后来叶把《阿老大》无条件让给她,改为《何老大》,在《诚报》连载。故事情节都是市井广泛流传的,一群生活潦倒小市民,受包租婆、债主、老板的追迫,年晚吊沙煲,使人感到滑稽可笑又值得同情。因为用粤语,在广府文化圈内拥有大量读者,正如廖冰兄说:“如广东菜式一样,最适会粤人口味。国画有岭南派,依我者来,当年漫画也有岭南派,李凡夫便是岭南派漫画最突出的代表。”(注十一)当年叶浅予在上海创作连环漫画《王先生》很受欢迎,而《何老大》在华南的影响不少,故人们有“北王南何”之说。
    当时,广州各报的漫画副刊也大行其道,长篇漫画连载到处开花,如《环球报》连载陆爱花的《顽童日记》;《国华报》先后连载白云龙的《何老板》、黄幻鸟的《老夫子》、陈超平的《张博士》、郑家镇的《荒唐伯父》;《群星报》连载《聂先生》(作者不详);《公评报》连载李凡夫的《大官》;此外,包天放在《光华报》创办《漫画周刊》。广府漫坛空前活跃。
与叶因泉、李凡夫走不同道路的廖冰兄(1915—2007),他出身穷家,受尽“体面人”的侮辱,却得到穷苦人的关怀,从小心里交织着爱与恨。所以,自1932年他开始接触漫画时,便注意抓住社会重大题材,分别在广州、上海发表了大量具有深刻政治性、哲理性的讽刺漫画,如《失去价值的黄金》、《马的故事》、《竞争》、《小奴隶之死》、《标准奴才》等、熠熠生辉,既通俗,又严肃(指题材),给人以深刻的启迪,把漫画创作推向一个新境界。
    整个“南天岁月”期间,广府漫画进入全盛时期,其繁荣程度仅次于上海,居全国第二。而粤语通俗漫画和廖冰兄漫画的崛起,更促进了广府文化的发展和提高。
五、抗日救亡漫画—马当先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由侵占东三省,到淞沪战争,中国人民被迫反抗,在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宣传中,全国许多著名文化界、漫画界人士集中广州,漫画—马当先,引领全国。
    早在1937年初,国民党广州市党部成立“广东青年群众文化研究社”,经中共广州组织同意,地下党员黄玄(  勤大学学生)参加了这一组织,参予主编不定期刊物《青年群》,后改为《青年战线》,发表了许多抗日漫画。同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漫画家们团结起来,于1938年3月成立“中华全国漫画家协会广州分会”,主办《漫画战线》双周刊。上海沦陷后,郭沫若、夏衍、郁风等主编的《救亡日报》从上海迁到广州继续出版,创刊号上发表鲁少飞的《兵精粮足》漫画,一个军人手握带刺刀的步枪,一渔民手举钢叉,一农妇抱着一捆稻谷,表示支援前方抗日。第二期发表李凡夫的漫画《向新中国途程迈进》前进中的军人队伍,当中伸出一巨手写着“统一战线”几个大字,显示了抗日统一战线的伟大力量。也在同一时间,鲁少飞主编的漫画三日刊《国家总动员画刊》问世,封面有特伟的《国家之宝—壮丁》,画一个头戴钢盔的士兵,举枪怒吼,后面是一大群工、农、妇女和儿童,正在生产支前。1938年4月,巴金抵广州,原来他在上海主编的《烽火》(原名《呐喊》周刊),也在广州复刊,除文章外也登了许多抗日漫画。
    举办漫画展,更是宣传抗日的最佳普及形式。从1938年开始,先后在广州展出的有《抗日漫画展》(郑家镇、李凡夫、林擒、黄超、黄茅等参加)、《廖冰兄抗战连环漫画展》、《第一次全国漫画展》等,都吸引了大量观众,激发了广大群众的抗日热情。廖冰兄还创作《游击队使敌人疲于奔命》,连同其他一些人的漫画作品被送到莫斯科展出,让国际人士了解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廖冰兄又根据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创作了漫画《抗战必胜图》在群众中产生很大反响。
总之,自南京、上海相继论陷后,广州就成为抗日漫画最红火的城市,出版抗日漫画最多,漫画成为宣传抗日的最有力武器,也大大充实和提高广府文化。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许多漫画家逃到四乡或港澳,仍继续挥笔抗日。叶浅予经常从重庆飞香港,召开漫画家座谈会。东莞人黄伟强逃难回乡,多次应邀参加。这一年他在武汉出版的《抗日漫画》上发表三幅漫画;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他又给共产党领导的《挺进报》投漫画稿。李凡夫在香港把何老大改画成抗日战士,创作《何老大打日本》,有人据此拍电影,可惜未完成就香港沦陷,宣告夭折。叶因泉逃难到赣、湘、云、桂等省,身背画囊,涉荒历险,记录了中国人民在日寇追杀下的种种惨况,创作成《抗战流民图》120余幅,这是一部全国首屈一指、最全面、最真实反映日本侵略中国带来惨重灾难的漫画历史组画,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献价值,现仍保存于广州中山图书馆。
六、解放战争期间
广府漫坛艰苦斗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广州光复,随之而来国民党政权日益腐败,民不聊生,内战爆发,在蒋介石的“戡乱总动员令”下,文艺界遭到种种迫害,广府漫坛风雨如晦、波澜起伏,出现复杂、微妙的局面。
    1946年,廖冰兄针对国民党腐败而创作的漫画《猫国春秋》,在重庆展出,同年3月,爱国报人李子诵、李育中等在广州《建国日报》上转载了《猫国春秋》部分作品,令广州人大开眼界。1948年初被迫逃亡香港的廖冰兄,加入中共领导的“人间画会”,3月间参加举办《风雨中华》大型漫画展。从此,廖冰兄积极投入埋葬旧中国、创建新中国的伟大事业。他的长篇连续漫画《阿庚》、《阿庚别传》分别发表于《华侨晚报》和《华商报》,还在《星期报》上发表许多单幅和连环漫画。从1946至1949年,他在香港发表的漫画达三千幅以上。“市井文化”的画风,是这时期廖冰兄漫画的特点,配上龙舟、数白杭、粤讴、南音等,非常适合广府人的口味,大获成功。一些人通过地下学联(广州爱国民主协会)和爱国人士,偷偷把廖冰兄的漫画带到国民党严密统治下的广州,产生巨大的影响。
    1943年中山大学举行“五三一”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学生们举着巨幅漫画,有人题诗曰:“巨幅漫画擎,丑恶百态刺”,遭国民党特务袭击,撕毁漫画,可见漫画的威力及敌人对漫画的痛恨(注十二)
    日本投降至解放前夕,广州漫画家们在艰难中挣扎,其中黄伟强在《国华报》主编漫画副刊,发表他的长篇连环漫画《茂叔》;叶因泉在《越华报》主编漫画,发表过一些针砭时弊之作。黄伟强所作《非不聪也,非不明也》,画一个蒋介石头像,有人掩他眼睛,有人塞他耳朵,引起轩然大波。国民党要抓捕他,幸得《国华报》同僚疏通,才告脱身。1947年抗战爆发10周年,叶因泉首次把他的《抗战流民图》展出于广州文献馆,有力地控诉日本侵华罪行,引起各方面强烈反响,成为漫画界以到整个广府文化界的大事。
七、建国后几经风雨
改革开放谱写新篇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廖冰兄回到广州,带动漫画界大搞创作。他先后负责主编《快活报》、《联合报》的《漫画周刊》,创作发表了许多抗美援朝、镇反肃反、婚姻法、土改、三反五反和国民经济恢复的漫画。大部是遵命文学,为政治服务、为中心服务,有值得歌颂的辉煌,也有应该反思的历史教训。
    1953年党的整风运动,以廖冰兄为首的一批广州漫画家,创作了许多批评不正之风的漫画,随后在反右斗争中被公开点名批判,一些人被打成右派,广府漫坛一下跌入低谷。1985年开始的大跃进,由于浮夸风盛行,广府漫坛也出现许多颂扬假、大、空的漫画作品,走了一段弯路。直至1961年广州市群众艺术馆组织成立“广州市群众漫画小组”,由廖冰兄担任艺术指导,广州漫坛才略有起色。1963年举办了《江沛扬、雷祖舜、翁英才、阮治中四人业余漫画展》,被誉为“开创群众漫画创作的先河”。
    1964年,廖冰兄、江沛扬、谭裕钊三人合作长篇连环漫画《松叔日记》在羊城晚报连载、颂扬社会新风,给广府漫坛带来一点喜讯。
但好景不长,“文革”浩劫一来,廖冰兄为首的一批漫画家又遭批斗,广府漫坛成为文革的重灾区。
直至文革结束,拨乱反正,广州搞过几次揭批四人帮的漫画展。1979年底在文化公园举办的《廖冰兄、曾金戊、黄伟强、江沛扬、谭裕钊、黎耀西六人漫画展》,引起很大轰动。廖冰兄的杰作《噩梦录》,有力地批判了极左,为改革开放鸣锣开道。改革开放30年,省市美术、漫画部门在广州文化圈内(包括了广州、澳门、香港、佛山、深圳)举办过数十个大型漫画展,主要有:《反腐蚀漫画展》、《三省漫画联展》、《愤怒的谴责——广东美术界声讨北约暴行漫画展》、《五州漫画联展》、《四格漫画展》、《省漫画展》(办了三届)、《叶因泉抗战流民图》、《廖冰兄漫画创作50年展》、《南海藉漫画家联展》、《麦海镜)、陈润流、周聪、江沛丰漫画联展》、《反腐败漫画展》、《历史的聚焦—廖冰兄各个时期漫画选展》、《给世界擦把脸——廖冰兄漫画展》、《廖冰兄香港时期漫画展》、《校园漫画展》、《李兆俅哲理漫画展》、《江沛扬漫画展》、《粤澳漫画联展》、《广东早期漫画史料展》、《江沛扬漫画创作50周年回顾展》、《徐德志、江沛扬、庄锡龙漫画联展》、《揭批邪教“法轮功”漫画展》、《正气歌——喜迎16大漫画展》、《迎九运漫画展》、《笑声中的思考》、《科普漫旅》……等等,数量之多,超过改革开放前好几倍,居各门类艺术展之首,对促进改革开放、推动廉政建设、祛邪激浊和弘扬社会主义新风尚,都起到了不少作用。
    长篇连环漫画创作也了现一片繁荣景象。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由连环画家洪斯文倡议、由方唐、江沛扬、黎耀西等设计人物造型的连环漫画《乐叔和虾仔》,在《周末》画报连载。由三十多位漫画家集体创作,坚持了10年,出版了近500期。用的是粤语,通俗而不低俗。这是广州历史上时间最长、作者最多、发行数量最大的本土长篇连环漫画,内容涉及社会生活各方面,推动移风易俗、促进社会和谐,影响深远,很受广大广府人欢迎,曾获得全国连环画奖。近年还被广东电视台改编为《广州人家》,拍成电视连续剧,播放至今。
佛山漫画家孔庆池近年的长篇连环漫画《佛山公》,在《佛山文艺》连载,并印成单行本,通俗易懂,适合广府人品味,是一套本土漫画杰作。
    改革开放后崭露头角的方唐,也以长篇连环漫画闻名,他先后创作发表《何先生野史》、《陈懵吉与荒唐镜》、《漫画足球》、《方唐世界——四格漫画选》等多套长篇连环漫画、并曾为全国20多家报刊、杂志开辟漫画专栏。多次有作品在全国和国际获奖。他的漫画充分发挥创造性思维,重视艺术技巧,打造“中国品牌”,为广府文化以至整个中国漫画增色不少。
    用漫画来阐述历史伟人的思想体系,更是广州人的创举。1996年广州经济出版社策划,组织省内外一批漫画家创作《三巨人说(漫画本)》,包括《孙中山说:革命尚未成功》、《毛泽东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邓小平说: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由当时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于幼军作总序。其中《邓小平说》主要由广州漫画家江沛扬、谭裕钊完成,廖冰兄担任漫画主编。正如于幼军在序言中说:“学习三位时代巨人的思想——特别是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具有重大意义。以人们喜闻乐见的漫画形式来表现他们的思想,是一种积极的探索。”这册宣传邓小平理论的漫画本,在1998年北京举行的第11届中国图书评奖中,获得国家级大奖。
 
 
八、结束语
    广府文化很有包容性,其形成的本身,就是“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过程,在漫画领域更显得突出,中西融合,博采众长,为我所用,跟上潮流。广府人最早引进西方现代漫画,形成一个强有力的画种,参予社会变革,在不同历史时期和重大事件中,发挥巨大作用,这也是广府文化的光荣。
    漫画本身的形象性、讽刺性、评议性、通俗性、娱乐性、幽默性、抒情性等等,决定了它本身具有多种功能和大众化基础。广府漫画家立足于雅俗共赏的观念,植根本土,不断创新,从潘达微到廖冰兄,一脉相承,都站在时尚前端和时代制高点上,引领潮流,使漫画成为最受群众欢迎、拥有最多读者的艺术品种,既有利于普及宣传教育,又大大促进广府文化的发展。
粤语文化的传播,包括粤剧、粤曲、粤讴、龙舟、白杭、流行曲、通俗小说、以至岭南画派,都对广府漫画发生过影响。有些漫画家如何剑士等,多才多艺,本身就是粤剧、粤曲作家;廖冰兄也颇谙粤曲,他们不少漫画作品都从粤剧粤曲中吸取营养,这都促使广府漫画大众化、通俗化,对广大广府人,包括珠三角、港澳以至海外大量讲粤语的华人华侨,都有吸引力,这也十分有助于广府漫画和广府文化的推广发展。
当前,中国漫画正追赶世界潮流,向多元化多样化方向发展。广府漫画必须继续发扬优点,迎头赶上。除传统漫画外,愉乐性、抒情性的漫画、动漫、卡通也要急起直追,务必在伟大的历史变革——改革开放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注一:黄般若《介绍苏六朋》(《黄般若文集》,1993年人民美术出版社)
注二:指1905年反对美国对华工苛约运动。潘达微、何剑士等创作《龟仔抬美人图》,讽刺美国特使来广州访问。
注三:李健儿《广东现代画人传》(1943年商务印书馆)
注四:《黄般若文集》(见注一)
注五:毛泽东《宣传报告》(1926年《政治周刊》第六、七期合刊)
注六:廖冰兄、廖陵儿《羊城漫画史略》(1991年第一辑《广州文化史志资料》)
注七:同注五
注八:黄立《毛主席辛勤培育革命美术幼苗》(1977年《美术》第五期)
注九:黄茅《漫画艺术讲座》(1947年商务印书馆)
注十:廖冰兄《不要忘记叶因泉》(1983年7月25日《广州日报》)
注十一:廖冰兄《忆李凡夫》(1985年12月《李凡夫漫画作品回顾展》专辑,香港漫画研究社)
注十二:《第二条战线——忆解放战争时期大学生运动》(2002年广东人民出版社)
 
(作者 中国美术家协会 江沛扬)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