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府笔会 >> 信息详情

南汉国在民族融合中的积极贡献
来源/作者: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类别:广府笔会 发布时间:2013-04-12 点击:1851
【提要】在中央集权统治危机或崩溃之际,地方割据政权往往会发挥凝聚一方的作用,从而在民族融合中作出积极的贡献,五代十国时期汉人刘氏家族建立的南汉国就是典型的例证。
     在封建帝国时代,地方政权可以划分为割据性和非割据性两种,割据性地方政权又可以划分为汉族建立和少数民族建立两类。无论那类割据政权都会与中央政权形成对立局面,其结果,或者取代中央政权,或者被中央政权吞并。站在封建中央集权统治的立场而言,割据政权理所当然是分裂的因素,绝无积极意义可言。不过,在中央集权统治危机或崩溃之际,地方割据政权则往往会发挥凝聚一方的作用,从而在民族融合中作出积极的贡献,例如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国就是典型的例证。
     南汉国兴起于少数民族聚据的岭南贺江流域,是五代十国之中历时最久的割据政权,最终被北宋灭亡。南汉国虽然由汉人刘氏家族建立,却是岭南汉族与俚、僚等民族共处的政权。正当中原动乱之际,南汉国在偏远的地方成立和发展,它执行了一系列有利于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的政策,凝聚了各族民众,从而推动了文化交流与民族融合。
 一
     南汉的兴起与唐朝中叶的黄巢起义密切相关。黄巢起义的特点是大规模地流动作战,它如同秋风清扫落叶般摧毁着业已腐朽的唐朝各级政权。但是不可否认,流动作战要消耗大量的物资,难免给地方百姓造成灾祸。因此,南方的不少地方政权就组建和发展起自己的军事力量,以维护当地的安定。其中,发展最为迅猛的势力是以刘谦为首领的封州军。
     封州居珠江支流西江与贺江的交汇处,控扼五岭,地处冲要。从秦汉至明清的古代社会,岭南有两处要领之地,其一为韶关,其二为封州。对于中央王朝而言,由韶关利于进据粤东的潮汕,制约闽南;由封州便于牵动粤西,遥控滇桂。对于地方割据势力而言,韶关与封州实为两扇大门,控扼住两地就掌握了岭南的锁匙,可以闭关守户,自成格局。而与韶关相比,封州在战略地位上更显得重要。唐末五代之际,汉人刘谦家族就以封州为根据地创建起南汉国政权。
     当黄巢破广州略湖湘之际,出身牙校的刘谦被任为封州刺史、贺江镇遏使。为了使一方水土免受战争灾厄,在地方势力的支持下,刘谦在封州聚集兵众万人,汇合战舰百余艘,发展成为与岭南的中心广州相犄角的雄厚势力。
     封州军是应对黄巢起义军而组建起来的势力,成分十分复杂,既有本地的俚、僚各族民众,更有湖湘和梧桂迁徙来的汉族难民。刘谦将他们组织起来,加以整顿编制,成为属下部众。这样一来,既扩充了兵员,又安定了地方,为封州作了好事,受到当地的支持。封州军也因此壮大起来,形成为一支由各民族混成的部众。

     刘谦去世之后,长子刘隐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刘隐不仅依靠封州军,而且还招揽了大批贤士。这些贤士多数来自中原:有的是谪死南方的唐朝名臣留下的子孙及家族;有的是朝廷派遣的官宦,因遭遇战乱而不得回还者;有的是为了躲避动乱或罪愆,因而举家南下者。他们大多娴熟封建制度,练达政治环境。由于贤士的加入,充实了封州军的实力,提升了封州军的层次,使封州势力呈现为文武并存的兴旺局面。
     封州势力引起唐朝清海军节度使刘崇龟的密切注意。但是,刘崇龟不幸死在任上。唐朝廷派嗣薛王知柔接替其职,却受到广州地方势力的抵制,部分牙将更是图谋不轨。朝廷只好依靠刘隐的封州军,将广州牙将势力镇压下去。嗣薛王知柔看到刘隐势力举足轻重,要统治岭南不得不仰仗他,就辟刘隐为行军司马,于是封州势力趁机进入珠江下游。
     天祐二年(905年),唐朝行将崩溃,无力往岭南安插大员,遂拜刘隐为节度使。刘隐从此掌握岭南的军政大权,成为泛珠江流域的实际统治者。五代后梁之际,朱全忠为了笼络刘隐,不断地为他加官进阶,使刘隐官至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为南平王。后梁末帝乾化元年(911年),刘隐进封为南海王。刘氏割据形势终于养成。
     刘隐死后,其弟刘岩据有其位。刘岩号令封州部众举兵西向,败降邕州叶广略、容州庞巨源以及交州土豪曲承美,从此统辖五岭以南大部分地区。后梁贞明三年(917年),刘岩在广州即皇帝位。第二年,定国号曰大汉。刘氏的独立王国经过刘谦父子两代三人的经营而建造起来。在南汉国政权中,封州势力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
     南汉国成立以后,继续重用贤士以建立政治制度。在朝廷,以杨洞潜任兵部侍郎、李衡任礼部侍郎、倪曙任工部侍郎、赵光胤任兵部尚书,皆为平章事。在地方,刺史完全任用文人担任,这种情况在动荡不安的五代十国时期是不多见的,这表明刘氏在控制地方上很有自信。除了广招和优惠贤士外,南汉国还推行过一系列积极的政策和措施,如注意联络相邻政权,高度重视商业贸易,努力发展教育事业,等等。这些政策和措施都有利于岭南社会安定与发展的,是值得后世发扬的经验。

     岭南地形复杂,由于遍布丘陵和盆地,各局部地区容易形成为相对封闭而各自为政的小区域。特别是在少数民族集中的山区,常常处于所谓洞主林立的局面。南汉国割据岭南之后,通过征伐和羁縻,逐渐打破那些各自为政的小区域之间的界限,进而加强了行政上的统一管理。这就有力地推动了境内各民族之间的经济交往、文化交流和风俗影响,从而促进了民族融合。
     南汉国始自后梁贞明三年(917年),终于北宋开宝四年(971年),凡55年,是五代十国期间割据时间最长久的地方政权。不过,南汉国始终局限在岭南,最终败亡于北方的中央政权宋朝,封州势力也就此结束其历史命运。
     应该看到,南汉国虽然是割据政权,但是它的存在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由于南汉国有力的军事征伐和有效的行政管理,使得五岭至交趾之间形成为密切关联的大片区域,这就为后世华南大区的形成奠定了基础。由于南汉国被北宋攻灭,整个华南地区被齐整地并入北宋版图,华南境内的全体少数民族便一同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员。由此看来,南汉国可以看作为地方割据政权发挥积极作用而促进民族融合的典型例子。
     南汉国属于五代十国时期的政权,它在民族融合中的作用问题,属于个案的研究例证。不过,推而广之地考察就会发现,在这个时期出现的其他地方割据政权,也都或强或弱地发挥过促进民族融合的作用。据此,不妨作出如下的假说:在中央集权统治式微之际,中华民族的融合过程并未停滞,而是继续地发展着;其表现方式是,先在地方政权割据的范围之内发生融合,然后融汇到中华大家庭之中;在民族融合的过程中,地方割据政权大多能起到推动性作用。
     然而,像南汉国这样起到推动民族融合作用的个案例证,并不一定能够无限制地推广到其他时期。在中央集权统治强盛的秦汉与隋唐时期,也曾此起彼伏地出现过割据性地方政权,那么上述规律是否仍然适用,则还需要谨慎地另作详细考察。
                                            
【参考文献】
1、[宋]薛居正:《旧五代史》卷135《僭伪•刘陟传》,中华书局标点本,1976年5月出版。
2、[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5《南汉世家》,中华书局标点本,1974年12月出版。
3、[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卷268《后梁纪三》乾化元年(911年)条,中华书局标点本,1956年6月出版。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