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府书斋 >> 信息详情

王杰:“广府文化”如何“大写”?
来源/作者:广府会 类别:广府书斋 发布时间:2013-11-20 点击:1848
近年来,广东学界对客家文化、潮汕文化的研究风生水起,相较而言,“广府文化”似乎被挤向边缘,于是有人质疑:广府文化是否滑入下坡,光环难再了?
    这一发问切中了广府文化研究的命门,尖锐而深刻。是的,时下对“广府文化”的研探,确实处于一个相对的沉默期。作为岭南文化的核心板块,广府文化似乎面临着一个新的历史磨合期。这个磨合期是指新移民对广府文化的文化身份认同。也就是说,约两千万新广府人要真正融入广府文化圈,需要一个艰苦且相对长的时段。与客家、潮汕文化不同,广府文化的地域、方言概念越来越淡化,而边际外延越来越模糊。这似乎给学界、民间造成一种“假象”——以为广府文化已被岭南文化所淡化,甚至认为广府文化已成为迷失的文化了。
    然而,当下呈现的“沉默”仅是一种“过渡”现象,可谓广府文化再次“爆发”前的“潜伏”。随着边际空间的拓展与升华,必将为广府文化的新勃发、新兴盛,提供了更为宏大的机遇——“大写”广府文化,“特写”广府大文化,不仅空间广袤,而且正此其时。

广府文化应是“泛”广府的文化


    “广府”缘自一个历史地名,铭刻着原生的历史文化印记,随着时与空的更替,不断变化发展,逐渐演绎为一个地域文化的代名词,乃至成为人们热衷研探的文化载体——“广府文化”。从历史的、个性与内涵的意义上说,“广府文化”是一个富有岭南风韵与特质的文化的概念。这个概念又是和明清两代的行政设置相关联的。
    如何给广府文化定位(诸如“广府”、“广府人”、“广府文化”等),首先要弄清这些概念所蕴涵的矛盾的对立统一关系,如定义上的广义与狭义、地域上的“府”内与“府”外(海内与海外)、时序上的早期与晚期(过去与现代)、观念上的历史与现实等关系的交叉复合。换言之,“古”广府非“今”广府,“彼”广府亦非“此”广府。我们无须复活一个历史文化的标本,但是,我们有责任去厘清“广府文化”的发展因由,以利于挖潜、承传、创新与发展。因为,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可以支撑和提振我们现代文化创新的内蕴。
    从语言角度上说,广府文化是“泛”语言的文化。语言是最显现的文化标记,文化的概念首要和主要的标尺就是方言,方言既是表征,亦彰显其个性特质。维系广府文化的标志语言是广州方言(粤语)体系。长期以来,或许是因为南溟边陲的缘故,粤语基本呈现的是一个“封闭式”的语言体系,没有太大的变化(北方的方言则不同,历代每有外族进入中原,语言就会发生变化)。粤语则保存着大量的古语古音,其中单音节词比较多,北方方言则是从单音节向双音节转换(粤语与普通话差距较大),粤语因之被称为古代语言的活化石,这就是“个性”。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广府一域虽以粤语方言体系为主要方言标记,但是在以“粤语”为“强势”的广府地域板块中,还生活着少数不操粤语的“异言”群体,比如中山有讲闽南语的,也有讲客家话的。台山则保存着“独具一韵”的台山话(缘于华侨的关系,近代美洲不少的中文地名,是用台山话谐音的,如美国的亚利福尼亚曾被译为加拉宽尼,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纪功坊的美洲地名,不少也由台山话译成)。这些“异言”族群从来就“名正言顺”地生活在广府文化圈内。
    以是,可以说,与客家、潮汕文化的单一语言不同者,广府文化地域的语言是多元的。语言的认同就是文化身份的认同。如此,新移民迁入广府地区者,或者在粤语地区曾经生活过的人到其他地方发展者,只要他对广府有认同感,那就应该算是广府人。
    从地域的角度审视,广府文化是泛地域的文化,这个泛字,似应以粤语为主要标志。因于以粤语为纽带,广府文化的地域概念又显见多源头、多走向的特征,“泛”义浓重。
    一般认为,广府源自“广州”。“广州”一词最早见于东吴黄武年间,那时的“广州”是岭南的大州,管辖范围广及今广东和广西东部。时下所说的“广州府”,乃是明清以来的行政设置,包括南海、番禺、顺德、香山、东莞、新宁(台山)、新安(宝安)、花县、增城、清远、新会、开平、恩平等十几个县,辖区相当于今珠江三角洲的腹地一带。
    历史上的“广府人”,有源出多头之说,有说来自两汉时期的“广信”(今梧州·肇庆一带),有说迁于南雄的珠玑巷等等。“秦时明月汉时关”。要对广府文化作整体研究,广府“祖宗”之发祥地似亦不该被“遗忘”。
    说到走向,大抵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向周边伸延甚至向纵深区域幅射;一是往海外移民。历史有战乱,人口有迁徙,可谓此一时非彼一时。从广府的“原发地”(或说发源地)而向外“延伸”,那就不仅仅局限于粤境了。再者,广府文化随着“广府人”漂洋过海,散布于世界各国,承传于海外广大的侨民社圈,全世界有60多个广州话的广播频道,便足以说明广府文化的地位与影响!

广府文化应是“泛”文化的文化


    从广义上说,广府文化又是一个“大文化”范畴,涵盖着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诸多层面。
    因于移民与海洋的恩赐,广府文化泛语言、泛地域的优势凸显,这有利于冲破原本固化或封闭的藩蓠,形铸了多元、包容、融和与进取的文化性格。同是广府地块走出的伟人,梁启超说:“广东人于地理上受此天然优胜之感化,其剽悍活泼进取冒险之性质,于中国民族中,稍现一特色焉”(《世界史上广东之位置》)。孙中山说:“吾粤之所以为全国重者,不在地形之便利,而在人民进取性之坚强;不在物质之进步,而在人民爱国心之勇猛。”(《留别粤中父老昆弟书》)。由是,广府——从一个行政区域外延为一个文化概念,它既承载着区域空间的概念,又超越了区域的界限,成为一个大文化的载体。
    尤其是近代以降,随着海洋文明潮起,商业文明的互动,开风气之先成为广府文化性格的代名词。珠江西岸的座座雕楼,把我们的思绪牵往百年前中西文化交融的历史风烟,远涉重洋——或是被卖猪仔、或是蹈海淘金、或是留学经商,一拨拨的广府人移居、移民到了海外,广府文化因之随着海洋文明的拓展散布于世界各地。由是,侨汇、金山货、越洋家书、抱公鸡拜堂等等新名词,又进一步丰富了广府文化的内蕴,促进了广州·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策源地的形成。中西文化交汇、广府文化移植(粤菜、粤剧走向海外)、民主革命潮汐、侨乡文化生成,上海四大百货公司崛起,不一而足。举凡,都可视为广府文化的近代典章。洪秀全、洪仁玕、郑观应、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等一大批兼具世界眼光与时尚意识的风云人物,还有郑藻如、张荫恒、伍廷芳、梁诚、张荫棠、张康仁、伍朝枢等一批早年外交家,正是从广府大地大步走出,引领着振兴中华的时代步伐。
    要之,广府文化的“泛”字被大写了,不仅泛语言,泛地域,泛文化,而且泛经济,泛政治,博大精深,其妙无穷。在这个意义上说,研究广府文化,便是切入了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走入中国这个近代的大“主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惠能、孙中山、毛泽东都是在广府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西方学说中国化的开山祖。
    如是,广府文化的身份认同,其基点是语言和地域的本土性,但又不仅仅限于语言、地域的因子,其亮点应是高山仰止的文化价值的认同。文化价值的认同,就是一种与时俱进、融汇创新的核心理念。有了这种理念的支撑,生活于广府地域的人,几可淡化方言维系,模糊边际意识,增强开放融汇,激发创新活力。如是,广府文化之生命力,自当强劲不息,经久不衰矣。

广府文化应是“泛”时代的文化


    时代在演化,历史重脉承。我们从哪里来,该往哪里去?这是永恒的主题。研究历史、审视文化,乃是为了借古鉴今、承传精华、弘扬文明、决胜未来。
    曾记否,学人曾把广府文化的中心区域广州誉为:岭南文化的中心地、海上丝路的发源地、民主革命的策源地、改革开放的前沿地。本文认为还应增加两地:明清商品经济的发育地、西方学说中国化的孕育地。明清以降珠三角的手工业、农业商品化,商品性经济飞速发展,促进了近代海洋文明的风潮,改革开放实质上是明清经济文化发展的第二次冲击波。而当今一代矢志复兴中华的广府子孙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也正是在承传西方学说中国化的伟人步伐,升华先贤的愿景。
    “广府文化”泛时代,广府人“但开风气不为师”,可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对广府文化的研究,不断溢出了兴奋点。去年,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成立,并规划了宏略。近日,中国第一菜系传奇:寻味广东丛书出版(《羊城晚报》2013年9月15日B5版)。接踵传来惊人消息,一位在广州生活16年的“外地人”——权且称之为广府文化的“追梦人”,号称要拍 “一部连广州人都不知道的广州史”,将与近代政治、民生关系密切的电灯、报馆、“种牛痘”、“士敏土”等曾在广州“独领风骚”的“大件事”搬上屏幕。制片方声言“拍这片不是为赚钱,为的是玩‘文化’”,希望能拍十年。壮哉,《大美广州》(《新快报》2013年9月17日《人在广东》专题版)!这或可视为“新广府人”对广府文化身份认同的文化自觉之先声!
    史学研究尤须关注时代,参与现实,为现实服务。历史学家要有现实情怀,不画地为牢,更不画时为牢,这是哲学文化的视野,与毛泽东讲“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同一个要义。当下对广府文化的研究,要着眼用力承传古人的智慧、历史文化的真善美,进而循循善诱,研究和解决当代的问题。“洋为中用”亦同此理,而且“洋为中用”应与“古为今用”携手并肩,强化于广府文化的研究领域之中。
    广府文化研究既是一个学术的大殿堂,又是一个有利于促进当今社会发展的大平台,我们要以饱满的现实的情怀,热炽的人文的关怀,为广府文化的真善美鼓与呼,为发挥广府文化正能量行与动,时不我待也。
   
                                                                                                  (9月20改定)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