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府笔会 >> 信息详情

执医从艺留传奇 尽己为人谱华章
来源/作者:广府人 类别:广府笔会 发布时间:2017-01-10 点击:311
执医从艺留传奇 尽己为人谱华章
——纪念刘任涛同志
廖曙辉


      有这样一种共产党人,他们名义上不是共产党员,但却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不管身处何境,始终矢志不移,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刘任涛同志就是其中一位。
      刘任涛,湖北省黄梅县人,享受厅级政治、生活待遇的离休人员,2009年10月5日在广州走完了他的传奇人生道路,终年98岁。
      我和刘任涛同志相互认识较晚,是在1999年夏天我调到珠江电影制片公司工作时认识的。但一见如故,成了忘年交。这张刘任涛肖像照片,是我们认识半年后,我应刘老之约拍摄的,他比较满意,曾用作他的著作《名医之死》(黄苗子题写书名,李士菲写代序)的插图。

     尽己为人——这是刘任涛在抗战时期(1941年)担任上饶中心卫生院院长时立下的院训,也是他高尚品格的概括,深深地影响着我。
刘任涛是医生(著名的眼科医生),又是艺术家(剧作家),当然还是革命者(他在战争时期遵循中共地下党的指示,以非中共身份从事工作)。他说:“我是医生,我的服务武器是刀(手术刀);我是作家,服务武器是笔。医生的任务是治病救人,目的是保卫人的健康和生命;作家的任务是写人的真善美,批判假丑恶,促进人的思想进步和社会文明。”

      抗战期间,刘任涛是个相当特殊的人物。他曾任国民党军医署第109兵站医院上校院长,却和新四军驻赣办事处主任黄道有着很深的关系。美国作家、记者史沫特莱女士当年采访了他,向全世界报道了兵站医院的实况,评价他“这是我见过的国民党中最好的医生”,“他是中国的白求恩!”刘任涛任上饶医院院长后,及时发现并指挥迅速扑灭了日寇制造的鼠疫,粉碎了日寇企图通过交通要道上饶把鼠疫传到大后方的罪恶阴谋。
      解放前夕的1949年初,因著名的“重庆号”巡洋舰起义事件,刘任涛被国民党逮捕入狱,后经营救出狱。
     解放后,他先在上海工作。1958年5月19日人民日报第7版以“刘任涛深入实际为群众治疗眼疾”为题报道:“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中华全国医学会眼科学会会员、眼科专家刘任涛,解放后为祖国人民写出了数部为群众欢迎的‘生命交响曲’、‘当祖国需要的时候’和‘生命的摇篮’等影片,这次他体验生活,从上海回到故乡湖北黄梅县。为了响应作协‘实际工作第一’的号召,他带了眼科器械,住在黄梅国营龙感湖农场,计划一年诊疗眼病一万人次,各种眼科无菌手术一千个,并培养三十个县和区一级的眼科专业人员。他在2月25日开始工作,到4月24日共看眼科门诊四千一百二十九人次;3月7日开始手术,到4月29日已完成眼科无菌手术(包括砂眼性的内翻倒睫、翼状胬肉、造瞳等)四百二十六名,平均每日门诊六十八名,手术八名,仅手术量已超过九江专区人民医院眼科手术的十一倍。(曾文治)”并附有“刘任涛在看病”的图片(曾文治摄)
    “文革”中他是“监管对象”,在粤北“五•七干校”劳动时发现山村里有位贫农老太太双目失明十多年了。刘任涛自告奋勇,用自己刮脸的刀片,为这位老太太开刀动手术。手术成功了,几天后老太太做起针线活来了,农民们把一张大红纸写的感谢信贴在了干校的土墙上。当时有人表示对他的“壮举”称赞,同时又告诫说:“这太冒险了!万一失败他们就会说你是‘阶级报复’!”刘任涛想了一想,回答说:“我拯救了自己的灵魂!”
      曾被诬蔑为“历史反革命”打入牢房的刘任涛,1968年在牢房认识了一位因反对打倒刘少奇而被关押的十五岁印尼华侨姚银海。后来姚银海不知去向,他一直牵肠挂肚。刘任涛出狱后,1980年看到中央为刘少奇平反了,立即提笔写了《你在何处——小“赤子”姚银海?》的文章,要为姚银海伸冤求平反。1980年5月27日羊城晚报《花地》副刊登载了这篇文章。在记者和读者们的热心帮助下,广东省侨办等有关部门积极支持,很快就找到了还在英德华侨农场监督劳动改造的姚银海。6月21日,广东省公安厅为姚银海正式平反,恢复名誉。8月7日,姚银海离广州赴香港,和从雅加达专程赴香港接他的八十岁的妈妈团聚。刘任涛在广州到车站送行。
      刘任涛说:“我这一生,坐过国民党的牢,也坐过共产党的牢。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想,我是一个彻底的人道主义者!”
    1939年,他在任兵站医院院长时,创作了独幕话剧本《血十字》,描写中国女护士殉职的故事,发表在《抗建艺术》第五期。当时卲荃麟将它推荐给浙江金华中心剧团在金华首演。后来,江西省又将《血十字》编入《抗战独幕剧选集》,作为抗日宣传剧目之一。
      1944年,他在江西省立上饶医院当院长时,创作了三幕话剧本《生命是我们的》(上海图书公司出版,上海儿童读物出版单位还出版了连环画),描写沦陷区爱国青年的抗日斗争,批评了旧的人道主义,呼唤出新的人道主义。郭沫若看后主动挥笔写序,希望再版时用上。1946年上海有两个著名的话剧团演出该剧。
      1950年刚解放后,从医的他,又创作了电影剧本《生命交响曲》(上海国泰影业公司摄制,获华东行政委员会嘉奖)和话剧剧本《当祖国需要的时候》。《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描写了建国初期一批优秀医护人员克服重重困难,组成“志愿赴朝医疗队”奔赴抗美援朝前线,英勇奋战、救死扶伤的故事,立即得到人民出版社的出版发行,话剧在上海公演60多场。后应淘金邀请,把这部话剧改编为电影剧本《和平鸽》,由上海大光明影业公司于1951年摄制成电影。顾而已执导,曹进云摄影,淘金和周璇主演,也是周璇主演的最后一部电影。从此,刘任涛转入专业电影编剧工作,先后在上海电影剧本创作所、武汉电影制片厂、珠江电影制片厂任专业电影编剧。
      1953年9月底至10月初之间,刘任涛在北京参加第二次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简称全国文代会)时,胡风对他说:“放弃眼科专业走进中国文艺圈?将来你要后悔的。”
 刘任涛在2003年一次外出不慎跌倒骨折,坐在轮椅上他还在创作电影剧本《没有马的马戏班》,时年已逾90高龄了。
      2000年6月刘任涛在他的《手术刀就是剑》(刘任涛剧作选集)的后记中写道:“希望我国文艺家,发扬新人道主义精神,用文艺武器打击邪恶,维护正义,今后毋让‘人魔’在中国再现!”
 
(廖曙辉: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会员、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巡视员、广东省政协委员;曾任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副书记(正厅级)、专职副主席,第六届广东省电影家协会主席)
来源:广东省电影家协会
上一条:顺德饮食文化的发展与创新
下一条: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