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信息详情

浅谈广府历史文化的发祥地
来源/作者:广府会 类别:学术交流 发布时间:2013-04-26 点击:1960
     广府文化是近年来广东提出的新课题。本人理解,广府文化是指广府民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文化现象。广府民系是广东省起源最早、分布最广、人口最多的民系。广府民系既不是纯土著居民,也不是南迁移民,它是土著居民与外来移民经过千百年碰撞、融合形成的民系。寻根广府民系,溯源广府文化,笔者通过查阅史料记载和近年来大量的考古发现,认为肇庆应该是广府文化发祥地的重点考察地区。
      一、广府先民发祥于肇庆封开
     从我国考古发现的北京猿人、山顶洞人和广东韶关的马坝人,由于受生产力的限制,无一不是选择离水源较近的洞穴生活的,所以早期的古人类历史学家称之为洞穴人。肇庆封开地处西江、贺江交汇,水源丰富,林木茂盛,喀斯特地貌分布着大量的岩溶洞穴,特别适合古人类繁衍生息。独特的自然环境为广府先民提供了采集、狩猎、渔耕和制造器具的理想栖息地。
     从考古发掘记录中,封开已发现古人类洞穴遗址近十处,新石器遗址遗存近百处。封开峒中岩洞穴遗址发掘出两颗人牙化石,经测定年代为距今14.8万年,比韶关的马坝人还要早2万年。这一发现清楚表明,广府先民不是中原南迁,也不是由北江迁移来的,封开峒中岩人与马坝人都是岭南最早的先民;罗沙岩洞穴遗址的文化堆积层,填补了广东乃至岭南地区距今2万年至10万年间史前文化的历史空白,为岭南智人阶段人类的系统演化及旧石器向新石器时期的过渡,提供了重要资料;黄岩洞洞穴遗址堆积层为1至13万年,是岭南旧石器晚期向新石器初期过渡的典型遗存,在第三层中发掘出两个人类颅骨,经鉴定为“晚期智人”, 距今1万年左右。
    封开考古发掘众多的洞穴遗址和大量新石器遗存,构成了古人类形成、进化的完整的考证资料,印证了远古时期广府先民在西江流域的发源、进化和发展形成广府民系的过程。因此,不少研究岭南文化、广府文化的专家学者都认为——肇庆是广府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二、广府先民从封开东移南下繁衍生息
     由于火的使用和生产力的发展,早在1万年到8000年,广府先民也和其它古人类进化过程一样,从生活环境不便的洞穴走向平原、河套,逐渐放弃了以采集、狩猎为主的高危生活,转向更合理的渔耕生活。1995年封开县城北贺江东岸发掘的勒竹口地嘴遗址,是广东罕见的新石器中期台地遗址,它为研究新石器时期岭南先民从洞穴走向江河大地繁衍、发展提供了重要而典型的研究资料。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封开又在西江河岸发现水口遗址,出土了大量石器工具和生活器具(碎片),从出土的器物中初步认定为新石器晚期,就是说,起码在距今约6000至8000年前,广府先民已经走出洞穴,来到西江河岸,生活在河套平原之中。
     距今5100年的蚬壳洲遗址距西江300米,为西江河谷平原台地,2万多平方米的遗址上堆积着2—3米厚的贝壳,发掘清理出新石器时代墓葬27座,是珠三角地区典型的河岸贝丘遗址,也是广东目前发现的唯一的屈肢葬。距今4000年的高要茅岗遗址是岭南首次发现的靠近江河的最大古老的木构居住建筑遗址,遗址建筑靠山临水,临水一端略低,用于捕捞水中生物,遗址中发现大面积贝壳堆积,厚约1米,这些史前遗址遗迹为我们研究广府先民繁衍生息过程提供了时间、空间和轨迹的完整的证据链。
     通过考古发现遗址遗存的时间、地域分析,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广府先民(封开人)走出洞穴后的迁移踪迹,或沿西江流域漂流而下,足迹遍及珠三角东南的大遍区域,或“下南江,出信宜、高州而下徐闻港”,形成遍及南粤大地的广府民系。
     三、广府粤语发源于肇庆封开
     由于广府粤语是以广州话为标准音,所以一直以来人们认为粤语源于广州,但广府的母语(雅语)属于古代中原一带的民族共同语的延续,所以说粤语不是土著语言,而是百越语言和中原雅言结合的产物。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学术界认为,既然粤语跟雅言有着传承关系,那么粤语的载体的广府文化也必然与中原文化同样有着传承关系。百越地区与楚汉地区的交往始于古广信。秦始皇和汉武帝两次派大军平定百越,更是百越文化与中原文化的猛烈碰撞、渗透与兼容,大批的中原移民来到百越,先进的中原文化与表达方式融入百越,形成了土著源与中原雅言流相结合的广府粤语。同时也基本形成了源远流长的广府文化。
     肇庆学者罗康宁教授在封开一带进行了调查研究,通过在大量的考证认为:“保存古汉语最多最完整的,是封开南丰、罗董一带的粤语。陈澧《广州音说》指出:‘今之广州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那么,封开话就是隋代之前也就是两汉至西晋时期中原之音。即雅言音系的遗存,是早期粤语的代表。”《切韵》是我国最早一部音韵学著作,但著名语言学家罗康宁老师在他的《粤语形成于古广信》一文中感慨的说:“封开粤语浊塞音比《切韵》音系发达,说明它保存着比《切韵》成书年代更早的音系。所以说,它是古代雅言不可多得的活化石,也是早期粤语的活化石,是粤语形成于古广信的见证。”
    其次,广东粤语在表述上也和楚文化、中原文化有很多共通之处,如对好的表述,粤语中“好架势”就与河南省话的“通架势”都是同一表达方式,粤语“几多”、“几时”和唐宋时的表述相同,粤语“去街”的“街”和湖北楚音的发音,封开、罗定一带“拿来”的“拿” 发音都与中原基本一致,连广东粤剧也保留了不少的中原 “官腔”。
     所以,著名史学家罗香林教授,中山大学叶国泉教授、黄伟宗教授,语言学家罗康宁教授等众多专家学者认为“广州话形成于西关,而西关话来自西江,源于封开”。
     四、肇庆是文化的交汇的大熔炉
     广府文化一个重要元素就是包容兼并。清代两广总督林则徐在府衙对联写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广府人正是有着海纳百川的胸怀和包容兼并的思想,敢为天下先,才有了灿烂辉煌的广府文化。肇庆是百越文化与中原文化、楚文化最早的交汇地,也是中西文化最早的对接点,这是由肇庆特殊的区域优势和历史地位决定的。
     肇庆地处西江中下游,上扼西江、贺江之咽喉,下辖西江、北江、绶江之要道,是古代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地。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定南越国,在岭南地区设九郡,其中苍梧郡下辖十县,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述“汉苍梧郡治广信县即今治”;公元前106年,广信为交趾刺史部的治所,东汉建安八年改交趾刺史部为交州,治所仍设在广信,至建安十五年交州才移至南海郡番禺。期间370多年,肇庆古广信一直是岭南地区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明清时期,两广最高权力机构总督府衙设在肇庆182年之久,管治广东、广西两省的重大政治、军事要务,孕育和影响着广府文化的形成和发展。
     根据史料记载和,百越的西瓯古国早在商代就与楚文化区域有交往。秦汉时期对百越的两次用兵,战后大部分官兵原地留守。据移民学者葛剑雄教授研究:秦末岭南移民数应在10—15万人之间,其中一部分居住在封开一带。《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又南海尉赵佗使人上书,“求女无夫家者三万人,以为士卒衣补。秦始皇可万五千人。”这些女性就和留守官兵组合成移民家庭。广宁县目前已发掘战国——秦汉墓80多座,清理出土青铜器近800件,占全省青铜器出土近半数之多。已破坏墓葬比已发掘更多,破坏、散失青铜器数以千件,其中部分青铜器为生产工具,可见战争后的文化经济渗透交融,形成了“汉越杂处”的社会形态。北方移民把中原地区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同时带到百越地区,使百越地区民系带来量的突变和质的飞跃,从而带动了岭南地区生产力的大发展,思想文化的大进步。明代,山阴人王泮任肇庆知府,他以过人的灼见和胆色,从澳门引入了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居留肇庆,为中西文化交流开辟了历史的新纪元,从此拉开了中西文化交流序幕,利玛窦在肇庆居留6年之久,在肇庆修建了中国第一座西方教堂,绘制了第一张中文世界地图,制造了第一个报时机械大钟,同时把许多西方先进的文化、意识和科技带进广东,为清代以后广东的文化经济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广府人正因为有着包容兼并的思想品质,不排外,不自大,通过不断吸取中原文化、西方文化和其它一切先进文化思想和科技理念,广府人从一个弱小的汉民族支系发展成为令世人触目的广府民系,形成了具有浓郁特色的先进的广府文化。
     五、广东广西命名源于肇庆古广信。
     秦始皇平定百越,统一中国,于岭南设三郡,未有广东广西。汉武帝平定南越国, 在岭南地区设九郡,也未有广东广西。广东广西得名乃北宋期间。对广东广西之名,现在基本有三种说法:一说以广南路为界,广南路以东为广东,广南路以西为广西;二说以广信河(今贺江)为界,广信河以东为广东,广信河以西为广西;三说以湖广为界,湖广之东为广东,湖广之西为广西。
     汉代的古广信范围非常大,肇庆也是古广信相关的地域,由此带出广与肇的关系。在海外,民国以前广与肇是联在一起的,凡是广府会馆,一般都称“广肇会馆”,海外这一“广肇”并提,正说明两者之间的渊源。
     清代学者江藩对两广地名作了认真研究,认为:“广东广西,舆地诸书不言得名之义,窃谓广者,指广信言之也。是可知交州剌史治广信县矣。至孙吴黄武七年,割南海、苍梧、郁林、高凉四郡立广州,永安七年又分立交广二州,广州之名实始于此,所以名广州者,因剌史治在广信。乃取县名这一字以为州名耳迨及宋时分广东路、广西路,于是有广东广西之名矣。汉之广信,今之封川县,交州剌史治广信,统领三郡,今分三郡之地为两省,封川以西广西也,封川以东广东也。吴以广名州,本于广信;宋以广名路,亦本于广信也。若湖广之名始于元明时,元以前焉得有湖广之名哉。”江藩是说,广东广西的名称宋代已经有了,但湖广之名是元明时期才有的,这种说法不可信。而其它说法都是本于古广信。
     所以清代的蒙起鹏编撰的《广西通志篇·地理篇》曰:广信以西曰广西,广信以东广东是也。
     以上观点是本人学习研究的一点体会,笔者试图通过人类起源、族群迁移、文化交汇、语言载体、地名由来等五个方面对广府文化发源地作出研判,论述肇庆是广府文化的重要的发祥地之一。
     广府文化是近年来广东提出的新课题。本人理解,广府文化是指广府民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文化现象。广府民系是广东省起源最早、分布最广、人口最多的民系。广府民系既不是纯土著居民,也不是南迁移民,它是土著居民与外来移民经过千百年碰撞、融合形成的民系。寻根广府民系,溯源广府文化,笔者通过查阅史料记载和近年来大量的考古发现,认为肇庆应该是广府文化发祥地的重点考察地区。
      一、广府先民发祥于肇庆封开
     从我国考古发现的北京猿人、山顶洞人和广东韶关的马坝人,由于受生产力的限制,无一不是选择离水源较近的洞穴生活的,所以早期的古人类历史学家称之为洞穴人。肇庆封开地处西江、贺江交汇,水源丰富,林木茂盛,喀斯特地貌分布着大量的岩溶洞穴,特别适合古人类繁衍生息。独特的自然环境为广府先民提供了采集、狩猎、渔耕和制造器具的理想栖息地。
     从考古发掘记录中,封开已发现古人类洞穴遗址近十处,新石器遗址遗存近百处。封开峒中岩洞穴遗址发掘出两颗人牙化石,经测定年代为距今14.8万年,比韶关的马坝人还要早2万年。这一发现清楚表明,广府先民不是中原南迁,也不是由北江迁移来的,封开峒中岩人与马坝人都是岭南最早的先民;罗沙岩洞穴遗址的文化堆积层,填补了广东乃至岭南地区距今2万年至10万年间史前文化的历史空白,为岭南智人阶段人类的系统演化及旧石器向新石器时期的过渡,提供了重要资料;黄岩洞洞穴遗址堆积层为1至13万年,是岭南旧石器晚期向新石器初期过渡的典型遗存,在第三层中发掘出两个人类颅骨,经鉴定为“晚期智人”, 距今1万年左右。
     封开考古发掘众多的洞穴遗址和大量新石器遗存,构成了古人类形成、进化的完整的考证资料,印证了远古时期广府先民在西江流域的发源、进化和发展形成广府民系的过程。因此,不少研究岭南文化、广府文化的专家学者都认为——肇庆是广府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二、广府先民从封开东移南下繁衍生息
    由于火的使用和生产力的发展,早在1万年到8000年,广府先民也和其它古人类进化过程一样,从生活环境不便的洞穴走向平原、河套,逐渐放弃了以采集、狩猎为主的高危生活,转向更合理的渔耕生活。1995年封开县城北贺江东岸发掘的勒竹口地嘴遗址,是广东罕见的新石器中期台地遗址,它为研究新石器时期岭南先民从洞穴走向江河大地繁衍、发展提供了重要而典型的研究资料。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封开又在西江河岸发现水口遗址,出土了大量石器工具和生活器具(碎片),从出土的器物中初步认定为新石器晚期,就是说,起码在距今约6000至8000年前,广府先民已经走出洞穴,来到西江河岸,生活在河套平原之中。
     距今5100年的蚬壳洲遗址距西江300米,为西江河谷平原台地,2万多平方米的遗址上堆积着2—3米厚的贝壳,发掘清理出新石器时代墓葬27座,是珠三角地区典型的河岸贝丘遗址,也是广东目前发现的唯一的屈肢葬。距今4000年的高要茅岗遗址是岭南首次发现的靠近江河的最大古老的木构居住建筑遗址,遗址建筑靠山临水,临水一端略低,用于捕捞水中生物,遗址中发现大面积贝壳堆积,厚约1米,这些史前遗址遗迹为我们研究广府先民繁衍生息过程提供了时间、空间和轨迹的完整的证据链。
     通过考古发现遗址遗存的时间、地域分析,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广府先民(封开人)走出洞穴后的迁移踪迹,或沿西江流域漂流而下,足迹遍及珠三角东南的大遍区域,或“下南江,出信宜、高州而下徐闻港”,形成遍及南粤大地的广府民系。
     三、广府粤语发源于肇庆封开
     由于广府粤语是以广州话为标准音,所以一直以来人们认为粤语源于广州,但广府的母语(雅语)属于古代中原一带的民族共同语的延续,所以说粤语不是土著语言,而是百越语言和中原雅言结合的产物。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学术界认为,既然粤语跟雅言有着传承关系,那么粤语的载体的广府文化也必然与中原文化同样有着传承关系。百越地区与楚汉地区的交往始于古广信。秦始皇和汉武帝两次派大军平定百越,更是百越文化与中原文化的猛烈碰撞、渗透与兼容,大批的中原移民来到百越,先进的中原文化与表达方式融入百越,形成了土著源与中原雅言流相结合的广府粤语。同时也基本形成了源远流长的广府文化。
     肇庆学者罗康宁教授在封开一带进行了调查研究,通过在大量的考证认为:“保存古汉语最多最完整的,是封开南丰、罗董一带的粤语。陈澧《广州音说》指出:‘今之广州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那么,封开话就是隋代之前也就是两汉至西晋时期中原之音。即雅言音系的遗存,是早期粤语的代表。”《切韵》是我国最早一部音韵学著作,但著名语言学家罗康宁老师在他的《粤语形成于古广信》一文中感慨的说:“封开粤语浊塞音比《切韵》音系发达,说明它保存着比《切韵》成书年代更早的音系。所以说,它是古代雅言不可多得的活化石,也是早期粤语的活化石,是粤语形成于古广信的见证。”
     其次,广东粤语在表述上也和楚文化、中原文化有很多共通之处,如对好的表述,粤语中“好架势”就与河南省话的“通架势”都是同一表达方式,粤语“几多”、“几时”和唐宋时的表述相同,粤语“去街”的“街”和湖北楚音的发音,封开、罗定一带“拿来”的“拿” 发音都与中原基本一致,连广东粤剧也保留了不少的中原 “官腔”。
      所以,著名史学家罗香林教授,中山大学叶国泉教授、黄伟宗教授,语言学家罗康宁教授等众多专家学者认为“广州话形成于西关,而西关话来自西江,源于封开”。
     四、肇庆是文化的交汇的大熔炉
     广府文化一个重要元素就是包容兼并。清代两广总督林则徐在府衙对联写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广府人正是有着海纳百川的胸怀和包容兼并的思想,敢为天下先,才有了灿烂辉煌的广府文化。肇庆是百越文化与中原文化、楚文化最早的交汇地,也是中西文化最早的对接点,这是由肇庆特殊的区域优势和历史地位决定的。
     肇庆地处西江中下游,上扼西江、贺江之咽喉,下辖西江、北江、绶江之要道,是古代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地。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定南越国,在岭南地区设九郡,其中苍梧郡下辖十县,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述“汉苍梧郡治广信县即今治”;公元前106年,广信为交趾刺史部的治所,东汉建安八年改交趾刺史部为交州,治所仍设在广信,至建安十五年交州才移至南海郡番禺。期间370多年,肇庆古广信一直是岭南地区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明清时期,两广最高权力机构总督府衙设在肇庆182年之久,管治广东、广西两省的重大政治、军事要务,孕育和影响着广府文化的形成和发展。
     根据史料记载和,百越的西瓯古国早在商代就与楚文化区域有交往。秦汉时期对百越的两次用兵,战后大部分官兵原地留守。据移民学者葛剑雄教授研究:秦末岭南移民数应在10—15万人之间,其中一部分居住在封开一带。《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又南海尉赵佗使人上书,“求女无夫家者三万人,以为士卒衣补。秦始皇可万五千人。”这些女性就和留守官兵组合成移民家庭。广宁县目前已发掘战国——秦汉墓80多座,清理出土青铜器近800件,占全省青铜器出土近半数之多。已破坏墓葬比已发掘更多,破坏、散失青铜器数以千件,其中部分青铜器为生产工具,可见战争后的文化经济渗透交融,形成了“汉越杂处”的社会形态。北方移民把中原地区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同时带到百越地区,使百越地区民系带来量的突变和质的飞跃,从而带动了岭南地区生产力的大发展,思想文化的大进步。明代,山阴人王泮任肇庆知府,他以过人的灼见和胆色,从澳门引入了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居留肇庆,为中西文化交流开辟了历史的新纪元,从此拉开了中西文化交流序幕,利玛窦在肇庆居留6年之久,在肇庆修建了中国第一座西方教堂,绘制了第一张中文世界地图,制造了第一个报时机械大钟,同时把许多西方先进的文化、意识和科技带进广东,为清代以后广东的文化经济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广府人正因为有着包容兼并的思想品质,不排外,不自大,通过不断吸取中原文化、西方文化和其它一切先进文化思想和科技理念,广府人从一个弱小的汉民族支系发展成为令世人触目的广府民系,形成了具有浓郁特色的先进的广府文化。
     五、广东广西命名源于肇庆古广信。
     秦始皇平定百越,统一中国,于岭南设三郡,未有广东广西。汉武帝平定南越国, 在岭南地区设九郡,也未有广东广西。广东广西得名乃北宋期间。对广东广西之名,现在基本有三种说法:一说以广南路为界,广南路以东为广东,广南路以西为广西;二说以广信河(今贺江)为界,广信河以东为广东,广信河以西为广西;三说以湖广为界,湖广之东为广东,湖广之西为广西。
     汉代的古广信范围非常大,肇庆也是古广信相关的地域,由此带出广与肇的关系。在海外,民国以前广与肇是联在一起的,凡是广府会馆,一般都称“广肇会馆”,海外这一“广肇”并提,正说明两者之间的渊源。
     清代学者江藩对两广地名作了认真研究,认为:“广东广西,舆地诸书不言得名之义,窃谓广者,指广信言之也。是可知交州剌史治广信县矣。至孙吴黄武七年,割南海、苍梧、郁林、高凉四郡立广州,永安七年又分立交广二州,广州之名实始于此,所以名广州者,因剌史治在广信。乃取县名这一字以为州名耳迨及宋时分广东路、广西路,于是有广东广西之名矣。汉之广信,今之封川县,交州剌史治广信,统领三郡,今分三郡之地为两省,封川以西广西也,封川以东广东也。吴以广名州,本于广信;宋以广名路,亦本于广信也。若湖广之名始于元明时,元以前焉得有湖广之名哉。”江藩是说,广东广西的名称宋代已经有了,但湖广之名是元明时期才有的,这种说法不可信。而其它说法都是本于古广信。
     所以清代的蒙起鹏编撰的《广西通志篇·地理篇》曰:广信以西曰广西,广信以东广东是也。
     以上观点是本人学习研究的一点体会,笔者试图通过人类起源、族群迁移、文化交汇、语言载体、地名由来等五个方面对广府文化发源地作出研判,论述肇庆是广府文化的重要的发祥地之一。
      肇庆市文广新局文物科科长   潘庆苏  

关于我们 | 课题研究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0-2013 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43295号
咨询电话:(020)66681632 13710213155 邮箱:gd@v8v8.org.cn 网站维护:广州威洋中心